作者:张章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6/11/21 12:18:57
选择字号:
大麻或能解决美国阿片流行

对于研究人员而言,大麻仍受严格管理。图片来源:Kevork Djansezian

在19世纪中叶,许多欧洲医生热衷于一种从印度进口的植物提取药物。在1000年前的亚洲,大麻被用作药物。甚至维多利亚女王私人医生和英国皇家医学院主席John Russell Reynolds曾在1890年的《柳叶刀》杂志上赞扬了大麻的药用价值。“我发现,在印度几乎所有的疼痛疾病上,印度大麻都是最有效的药物。”Reynolds写道。

与当时其他医生一样,Reynolds认为大麻能有助于减轻对鸦片类止痛药的依赖。后者可能出现滥用和过度使用。“很多鸦片剂和镇定剂都是毒药,人们用明日的悲苦换得一瞬的欢愉。”他写道,“但印度大麻不会出现这些问题。”

而125年后,阿片类药物引发的痛苦更胜从前。而有新证据显示,大麻可以用做替代品。一些临床研究显示,这种植物有药用价值,尤其是对难以治疗的疼痛。美国大麻法规的自由化也允许研究人员将阿片与大麻进行对比。但这也面临一些障碍,因为这些植物被列入了美国药品执法局(DEA)最危险药物I类名录。

一些研究人员担忧,当数百万人能使用大麻作为药物后,严格研究会被信息实验赶超。“很明显,在允许尚未通过标准临床实验的大麻产品进入市场方面,政策已经走到了科学的前面”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疼痛专家Mark Ware说。

新“流行病”

美国疾控中心调查显示,2014年,近200万美国人存在对处方类阿片药物滥用和成瘾问题。凯瑟家庭基金会估计,当年有超过2.1万人死于过量服用。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的调查显示,约有半数全科医生对阿片类药物的成瘾性认识不足,对患者利用医生处方骗取阿片类药物的动机也缺乏了解。

有分析认为,美国制药行业和经济困境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全美药物过量致死数量的增加。《今日美国》在2015年年底的社论指出,美国止痛医学会反对针对阿片类药物的使用限制,这个学会每年从阿片类药物制药企业获取30万美元的“捐赠”。

看上去药物滥用致死像是一种新的传染病,“像是感染模型,扩散出去,吸引越来越多的人。” 达特茅斯大学的经济学家Jonathan Skinner说。

不过,2014年,刊登在《JAMA国内医学》上的一项研究显示,医用大麻或能减轻该问题。

之后,费城退伍军人医疗中心的Marcus Bachhuber及其同事,调查了1999年至2010年50个州的死亡证明。结果发现,过度使用阿片造成的死亡率在那些允许使用医用大麻的州更低。他们还发现,在这些州批准使用医用大麻后的5至6年里,这种效果变得更强。

最近,乔治亚大学健康经济学家David Bradford等人计划调查在使用合法的州,大麻是否被用作传统药物的替代品。在分析了2010年至2013年的药物处方数据后,他们发现,针对若干疾病的处方存在明显不同,包括焦虑和晕船等。但有一种情况十分显著:“对疼痛的效果比其他药物大3~4倍。”Bradford说。相关成果刊登于《健康事务》期刊。

不过,Bradford等人没有分析与其他止疼药相比,鸦片类药物需要的剂量有多少,但他们怀疑不是小剂量。

另外一个大麻能减少阿片药物使用的证据来自加拿大。2001年,该国允许医用大麻合法使用,并且明年可能允许合法用于娱乐。在魁北克,研究人员在2015年进行了患者登记,以便收集使用医用大麻的患者的人口统计学数据,内容包括谁、何种疾病、什么类型的大麻以及剂量等。

领导该研究的Ware表示,相关登记还收集了阿片使用情况。“我们调查了疼痛患者使用大麻能否随时间推移减少阿片的用量,甚至让他们最终摆脱阿片。”他说。

能有用吗?

但在美国,25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已经医用大麻使用合法化,但并没有针对患者如何使用大麻及效果如何的州层次上的数据收集,部分原因是大麻使用在国家层面上仍是非法的。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行为药理学家Ryan Vandrey表示,美国错过了巨大的机会。“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美国有数百万人使用大麻作为药品,但我们只有少的可怜的数据。”

不过,研究人员有理由认为,大麻能缓解疼痛。这种植物的主要药用成分四氢大麻酚能绑定与调节疼痛和情绪等的神经接收器。“它直接作用于大脑脊髓和边缘的疼痛路径。”开发大麻疗法的公司Phytecs 医学部主任、神经学家Ethan Russo说。

但尽管越来越多的地区和国家已经承认医用大麻的合法性,但大麻临床试验仍十分稀有。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医用大麻研究中心神经病学家Igor Grant指出,它能减轻神经性头疼、减少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痉挛状态以及改善化疗病人的食欲并增加其体重。但医生并没有推荐剂量指导,也不清楚可能产生的副作用。

之前,Russo监督了GW制药公司生产的大麻酚口服喷雾国际临床试验。这种喷雾包含四氢大麻酚及大麻中其他抗焦虑成分。该研究分析了该药物的镇痛效果以及副作用。

但目前还没有通过临床试验的大麻疗法。去年,刊登于《美国医学协会期刊》上的研究显示,仅有28个随机临床试验调查大麻的镇痛效果。研究人员只得出了“温和的统计证据”支持大麻的使用。

不过,一些批准合法使用医用大麻的州开始资助临床实验。当科罗拉多州首先合法化该药物时,当地卫生部门就开始向申请在药店购买该药物的患者收取费用。到2014年,该州共积累了900多万美元,大部分被用于科罗拉多州公共健康和环境部(CDPHE)牵头的医用大麻研究。

目前,科罗拉多大学神经生物学家Emily Lindley等人正在进行的一项研究将首次对比大麻和阿片类止疼药对背部和颈部疼痛的效果。该项目也是CDPHE研究的一部分。

该研究将登记50位患者,他们将到该校3次,接受大麻喷雾、阿片和安慰剂。每次到访,患者将接受疼痛等级测试,以及检查可能出现的脑损伤等副作用。

有问题吗?

不过,此类研究可能面临管理障碍。DEA仍将大麻列为医疗益处未知的I类危险药物。这就使得Lindley花费了近两年获得许可。从DEA取得I类药物许可需要6个月,但在此之前,科罗拉多大学花费数万美元建设了能达到DEA要求的大麻安全设施和新通风设备。

8月,DEA驳回了两个将大麻从I类药物名单中剔除的申请。该决定是在食品及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科学调查后做出的。该调查显示,大麻的医疗效用数据无法达到FDA的新药批准标准。

不过,DEA修改了研究用大麻仅有单一来源的政策,计划增加大麻合法种植和供应的单位。此前,只有密西西比大学可以合法种植限量的大麻用于科研,并且需要与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签订合约。而新政策允许让更多的人在DEA登记后种植大麻,其不仅可提供给联邦资助的研究或其他学术研究,而且可用于由私营部门资助、有关药物产品开发的规范性商业活动。

另外,美国国会今年引入了法案,旨在减少相关障碍,例如,限制DEA研究审查所需要的时间以及促进大麻研究等。

目前,大麻在欧洲一些国家也能合法使用。联合国毒品与犯罪办公室估计荷兰的大麻使用者比例约为7%,低于美国的15%。乌特勒支Trimbos研究所毒品政策专家Franz Trautmann表示,来自荷兰的信息显示,“一个非常自由的政策并不会导致用量激增”。他表示,大麻是地方性的,“我们不能通过禁止来控制”。

科学家也对这个新兴大麻领域持谨慎态度。不过,科罗拉多大学精神病学家Robert Booth 表示:“当研究全部结束后,我们将知道更多的大麻信息。”

“随着态度和政策的改变,我希望研究能冲破障碍。” Ware说。他们希望能很快确定大麻是一种有效的镇痛药物。“我不希望10年后我们还要问相同的问题。”他说。(张章编译)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生儿亦知左少右多 阿根廷地质学家因冰川调查面临指控
人类扰动正在侵害独角鲸 可可西里盐湖面积达42年来最大值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