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思玮 崔雪芹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9/1 8:31:56
选择字号:
北京佑安医院陈煜:坚守源于热爱

陈煜 

■本报记者 张思玮 崔雪芹

到底是家庭熏陶还是内心热爱让自己选择了从医之路,陈煜似乎也有些说不清楚。如果不是小时候受到父母行医经历潜移默化的影响,他可能不会毅然决然地报考医学院;但如果没有对医学的热爱与坚守,他也不会在医学领域不畏风雨,笃定前行。

对北京佑安医院人工肝中心主任陈煜的采访是在一个午后。“上午我通常都在临床上,下午或晚上再挤出时间做一些科室事务、科研、教学等事情。”陈煜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是阳光、爽朗。

最怕患者不理解

受人尊重与敬佩,是陈煜对医生职业的最初印象。不过,他真实地感受到因父母职业所带来的“便利”,竟然是一根冰棍。

“记得那会儿,父亲亲手为一位在家门口卖冰棍的老奶奶做了阑尾炎手术。老奶奶痊愈后很是感激,以后我每次路过她那里,她总会塞给我一根冰棍,从幼儿园到小学。”陈煜对这段经历至今难忘。

如今,陈煜也成了一名医生,更能真切地感受到来自患者的力量。

6年前,一位河北的退休工人因药物性肝损害先后辗转几家医院,并出现肝衰竭、酶胆分离、肝腹水等病危情况。家属万般无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将患者送到北京佑安医院人工肝中心。

“如果我们再拒绝收治,患者可能只有死路一条。”陈煜带领团队顶着压力、冒着风险,知难而上。经过两个多月的昼夜抢救,他们最终战胜了肝腹水、败血症、深部真菌感染、肝性脑病等并发症。“患者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且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其实,这样的故事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我们不怕苦累,不怕危重病人,最怕的就是病人及家属不理解,因为医学还有很多未知领域,还有诸多的不确定性。”陈煜说。

回顾十几年的从医之路,陈煜的心情有些复杂。“医生这个行业真的非常辛苦,节假日和周末经常加班加点。不过,每当看到患者康复出院,这种成就感或许也是其他职业无法体会到的。”

“以人为本”带科室

除了一线临床工作,作为中心负责人,陈煜还肩负着整个团队建设的重任。

“首先,自己必须勤奋学习,掌握学科发展的最前沿知识,把握好学科的高度。”陈煜非常注重提升团队每个人的发展空间,只要有机会,就安排他们进修、出国访问、参加专业会议。“尽可能地给予机会,而不是限制别人的发展。”

中心文化氛围的构建更是不可或缺。在陈煜看来,只有让团队个体真切地感到“大家庭”的温暖,他们才愿意付出与奉献。

“简单地说,就是把科室每个人的事当作科室的事对待。有问题大家一起去面对,而不是袖手旁观。”陈煜说,只有大家拧成一股绳,心朝着同一个方向,才能驶向成功的彼岸。

也正是基于这种人性化的管理,该中心几乎没有发生过严重的医疗纠纷与事故。同时,团队成员通力合作,运用人工肝技术及内科综合治疗方案,治疗和治愈了大量来自全国甚至国外的肝衰竭及各种疑难肝病患者,大大降低了肝衰竭的死亡率。

不能忽视科研

临床工作做得再好,也不能忽视对科研工作的追求。

该中心成立15年来,承担国家级重点课题十余项,发表中英文文章400余篇,SCI影响因子超过500,编写专业书籍十余本,在国内外肝病研究方面产生了重要影响。

“这离不开我们医院领导、前辈们的点拨与指导。”采访中,陈煜一直强调,中心能取得今天的成就,离不开北京佑安医院副院长、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段钟平的指导。

此外,作为首都医科大学的博士生导师,陈煜还培养了很多研究生,承担了大量教学工作及肝病教材等的编写工作,为培养下一代医学精英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繁忙的工作有时也让陈煜累得喘不过气,他甚至盼着早点退休。“但看到患者求助的眼神,你也只能‘知难而进’。”

平日里,陈煜喜欢用游泳缓解精神压力。“其实,陪陪孩子也是一种不错的减压方式。它能让自己忘掉一切,身心愉悦。”

“你会让儿子继续做医生吗?”采访快要结束时,面对记者抛出的问题,陈煜笑答:“这要看他自己的选择吧!”

《中国科学报》 (2015-09-01 第4版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