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寂 赖雨晨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5/5/26 13:10:31
选择字号:
民用无人机领军者汪滔:不忘初心 飞得更高


  纯白色的“X”型机体,四支飞快转动的螺旋桨,机腹吊挂迷你相机——这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出镜率”最高的一款航拍无人机,曾出现在热门影视剧中,甚至因为闯入美国白宫草坪而上了头条,但更具意义的是,不久前救援人员利用它参与了尼泊尔地震的援救工作,航拍灾情。
  由深圳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生产的无人机,凭借自主研发的完整技术链条,引领全球无人机技术革新和消费热潮,以中国智造让世界耳目一新。
  企业掌门人汪滔,“80后”,内心始终澎湃着对飞行的向往与渴望。
  “不要强调困难,强调解决方案”
   一架红色的双翼螺旋桨飞机模型显眼地“停放”在汪滔的办公桌上——是他喜欢的宫崎骏电影里王牌飞行员的战机。
  生于1980年的汪滔,带领一家员工平均年龄20多岁的高科技企业,研发了名为“大疆精灵Phantom”的一体式航拍无人机。它在2013年的问世,开辟了电子消费品中“飞行照相机”的全新品类,掀起的无人机热潮延至今日。
  9年前,当26岁的他一边攻读香港科技大学硕士学位,一边在深圳一所民房里创立大疆时,只是想心无旁骛地把直升机航模的飞行控制技术做好。
  而随后几年间,汪滔团队先后在直升机飞控系统、多轴飞行器飞控系统、陀螺稳定云台等航拍无人机的核心技术领域取得突破,渐渐引起业界的关注。
  云台,是指安装、固定摄像机的支撑设备,由于飞行器在空中难以避免抖动,云台技术对空中影像的成像质量至关重要。2012年初,大疆在纽伦堡国际玩具展上发布了三轴“禅思Zenmuse”云台。“很多人都震惊了,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在空中成像技术中使用直接驱动技术,我们将行业标准提升了几十个层级。”汪滔说。
  为了研发这款让人“震惊”的产品,汪滔投入了约3年时间,“过程当然很困难,”他说,“但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是感觉很愉悦。”
  这个34岁的科技型总经理拒绝“苦难叙事”。在他的办公室门口贴着一张“进门议事须知”,其中有一条写明:“不要强调困难,强调解决方案”。在他眼里,科研的攻坚克难并不是苦大仇深的事情,而是纯粹并快乐的。
  虽是“标准理工男”,但汪滔对市场和用户需求有着高度的敏锐和快速的反应。在2013年“精灵Phantom”问世之前,无人机航拍需要用户自己组装飞行器、安装相机。“精灵”则实现了高度技术集成,不需组装、“开箱即飞”,使无人机航拍进入普通人的生活。“我们有点像汽车启蒙时代的福特。”汪滔说,“要做出整体化的产品,才能开辟较大的市场。我们瞄着这个点,抢占了先机。”
  《经济学人》杂志将“精灵Phantom”列为全球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十款机器人产品之一;美国《时代》周刊则将“精灵”的第二代产品评为2014年十大科技产品的第三位,排名甚至高于苹果公司的iPad Air2、iPhone6以及GoPro的HERO4摄像机。
  谈到技术,身材瘦削的汪滔显得“霸气侧漏”:拥有800多人研发团队的大疆,从飞控、云台、图像传输到摄像机的完整技术链条都是自主的,“大疆在航拍无人机领域的技术储备至少领先对手两年时间。”
  像拔着自己的头发往上拽:做“宇宙第一”
  “悟空”“哪吒”“筋斗云”“风火轮”……大疆的销售收入有八成来自海外市场,很多产品都起了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名字。
  一个筋斗云飞出十万八千里——这些妙趣横生的名字既展现了汪滔壮志凌云的心境,又带有几分理想主义和天马行空的童真。大疆传奇最初的缘起,就是汪滔的童年梦想。
  “我小时候看过一个漫画叫《动脑筋爷爷》,迷上了直升机,其实那时候我根本没有见过真正的直升机。”高中时代,汪滔拥有自己第一架直升机模型,但他发现操控模型很难随心所欲,“飞起来很快就坠毁了,还在我手上留了一道疤,那个时候我有个梦想,就是自己做一台全自动飞机。”
  从航模少年到民用无人机研发企业的领军者,汪滔觉得,这个梦想“除了一些核心技术还需要提升”,基本上已经实现了——“精灵”已经飞翔在全球各个角落,技术先进、品质稳定、设计时尚,赢得用户甚至竞争对手的尊重。
  而在海外拓展的过程中,屡屡听到别人说大疆“不像一家中国公司”,让汪滔心情复杂。“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已经有了很大的飞跃,但还没有完全摆脱低价、低附加值的标签。我希望从我做起,改变这个状况。”
  “乔布斯说过一句话,‘归根结底这是品位的问题’。你到底做大批量便宜货,还是做一些极致的产品获得高附加值,都是你自己的品味给予的选择。”汪滔对产品有着严苛的要求,甚至连外包装都要亲自“抠”细节。
  “我希望中国制造很快也会变成‘高质量’和‘品位’的代名词,这是我现阶段的梦想。”汪滔说,“大疆要做宇宙第一。我们就要把目标定得最高,然后努力做到。”
  “这是一种很极端的进取,像拔着自己的头发想往上拽,虽然物理角度上讲有点傻。”汪滔笑着说。
  路透社今年4月的一份报告指出,美国已获得监管部门许可使用无人机的企业中,有接近一半采用的是大疆的产品,比例遥遥领先于其他竞争对手。
  机器人赛事——他与后来者对话的一种方式
  大疆总部所在地深圳历来是中国创新创业的一片热土,记者在这里接触了不少“创客”、孵化器管理者和科技部门官员,经常会被问到:“你知道大疆吗?”——大疆的故事正在不断地被分享,鼓舞着更多年轻的创业者。
  从5月23日起,由大疆主导的首届“RoboMasters2015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将陆续在六个城市展开角逐,全国共有240支队伍报名参赛,来自北大、清华、同济等150余所高校。
  “一级方程式可以让舒马赫成为超级巨星,为什么我们的发明家、工程师不能有一个平台,让他们也成为明星呢?做不成明星也不要紧,提高了能力,能成为各行各业的核心人才,这是我的初衷。”
  在香港求学期间,汪滔曾经两次参加“RoboCon亚太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从第一次因为电池没有充电而意外失利,到第二次带领团队拿下亚洲第三的成绩,汪滔认为参赛是给他打下“最深烙印”的经历。“不光是团队协作、技术,还有对观点的坚持和建立团队,都非常有帮助。”
  而今,让“RoboMasters”成为观赏性更好的、受关注程度更高的机器人赛事,为国内的工科学生提供同样、甚至更好的机会,成为他与后来者对话的一种方式。
  “我希望大家能够为最初的梦想,从事自己喜欢做、擅长做的事情,把事情做好,在这个基础上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一点。”这是他对创业者们的“心里话”。
  公司壮大后,“理工男”汪滔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招聘新人,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作管理,只有剩下的三分之一能放在产品研发上。这对于技术迷来说,不啻于一种“成长的烦恼”。
  “我的技术本来是公司里最前沿的,但现在和新来的比较优秀的年轻人比起来,也有点‘隔靴搔痒’的感觉了。这也是我创业到现在的一个‘牺牲’,牺牲了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汪滔笑着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为何捕食者拥有如此疯狂的面孔 美基因驱动研究再陷丑闻
法国气候项目吸引大量国外人才 海绵状晶体使天然气汽车更易储存燃料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