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邓晖 王照宇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5/11/2 10:55:33
选择字号:
招研少了好“学苗” 中西部高校如何应对

 

磨破了嘴皮,开出了奖学金、提前进实验室等一系列优惠条件,陈锋还是没能说动一心想走的学生。这位西部某重点高校博导只能提笔给学生写下“保研推荐信”。

这是今年第六个找他写推荐信的学生。陈锋心里五味杂陈:“弟子学业有成,有了在更高层次高校求学的机会,我当然高兴。可原来的保研政策还分校内推荐和校外推荐,能保送的学生中,大约20%选择保外,剩下80%会留在本校,我还能发现不少科研的苗子。从去年开始,政策全放开了,不再分保内保外,好学生走了太多。”

每年十月前后的保研季演化成了白热化的“掐尖”大战。2014年7月,教育部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推荐优秀应届本科毕业生免试攻读研究生工作办法的通知》,规定推荐高校不得将报考本校作为遴选推免生的条件,也不得以任何其他形式限制推免生自主报考。而此前各校的保送名额分为校内留用和校外推荐两类,只规定“校外推荐不能少于20%”。

某西部高校研究生院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该校今年拿到保研资格的学生中,近80%选择离开。而据他了解,其他中西部兄弟院校,在这方面“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让生源自由流动,是提升高等教育质量的好办法。而另一方面,当行政约束的“保驾护航”不再存在,学校要怎样改变?又该用什么留住好学生?

从“围追堵截”到软磨硬泡

王琼是西南某大学的辅导员,从去年开始,她的工作单上多了“季节性”的一项:从5、6月份开始,轮番找大三尖子生谈话,摸清“动向”。

“我很理解这些学生的选择,但这是学院的‘硬性任务’。”如今,班主任、辅导员轮番上阵,尽可能地留住优质生源,已是不少中西部高校的通行做法。在“实战”中,王琼总结出一套经验:“先从谈话中了解学生的读研规划,再时不时透露一些留校读研的‘内幕优势’,顺便普及一下之前师兄师姐外推的‘悲催’经历。我还加了他们的微信和QQ,从他们的状态或者同学对谈中探寻蛛丝马迹,掌握动向。”但一次次“交手”下来,王琼有着和陈锋一样的无奈:“说得再好,学生们到头来还是都走了。”

保研新政出台前,有“校外推荐不能少于20%”的规定,王琼们根本不用下这么大力气软磨硬泡。依靠行政手段“围追堵截”,在各高校,尤其是不具备地域优势的中西部高校中已成共识,以往的研究生推免也由此滋生出不少乱象。

“哪有学校愿意把自己的好学生交流出去呢?所以每年外推名额都卡在20%的及格线上。”西部某“985”高校研究生院老师刘兰说。

“当年,我们学校有不成文的规定,获得推免资格的学生只能在‘内保’与‘外推’间二选一。我本来想要选择‘外推’冲一冲,结果从老师、爸妈到舍友都劝我放弃,轮番轰炸下,我投降了。”西部某高校在读硕士张静至今遗憾。

可失去了行政命令的“保驾护航”,无论是“围追堵截”,还是软磨硬泡,中西部高校“留人”成效不佳。

“我们专业135名同学,4名同学拿到推免资格,大家都义无反顾全部选择了‘外推’。”西南某高校新闻学专业学生王一川说。

“往年我们面试都是成批组织的。可今年,只能来一个学生组织一场,生怕人家不来。招生标准上,原来都要求英语必须过六级,现在连四级过没过都不敢要求了。”刘兰替学校感到委屈,“没有地域优势、生源优势,还要服务西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现行机制下,相互矛盾的各种政策,也挤压掉了学校“休养生息”的空间。“对政策导向我们是支持的。只是想能不能别这么快,给我们一个缓冲的时间。”私底下,刘兰和同事把保研新政称为“休克式疗法”。因为在人才加速流失后,她还要以日益凋敝的优质生源规模去应付教育部门的各项考核:“每年评价指标里就有明确的‘生源质量’一项,必须写清楚招了多少‘985’学校、‘211’学校的学生。而且这些评价直接涉及后续的经费拨付、学科点评估,长此下去,会恶性循环。”

政策补偿,杠杆调节

在不损害学生自主选择权的前提下,怎样才能化解这样的人才困局?

“就保研新政来说,保证学生选择权和人才自由流动,是好的价值导向。但放到中西部具体环境中,这就需要对生源受损方开出补偿政策。”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副教授罗燕认为,应尽快出台补偿政策,对现状进行杠杆调节:一是从外部,提高受损地区院校的学生奖助政策,二是从内部,逐步提升办学实力。前不久,青海大学和清华大学在人才培养、学科发展上推出了一批举措。从长远来讲,生源获益院校有义务扶持受损院校。”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李奇认为,“阵痛期”应该会持续很久:“学校应该思考如何结合区位优势,办出特色。比如在西部高校研究风沙防治、寒旱学、敦煌学等,就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培育母校忠诚度,也是当下中国高校需要补上的一课。

“在美国,如何保留学生,是各个大学都会下力气研究的课题。他们会从学生刚入学开始就跟踪其成长,提前观察其有没有科研取向,由此将学生分成不同序列,并及时让最优秀的学生接触到最优秀的导师,实现有效的师生互动。”罗燕介绍,这种对学生的关注,有助于让其养成对母校浓郁的感情,即便以后去外校求学,也会选择在适当时机反哺母校,而不是简单的“一走了之”。

“制度变革永远是一环套一环,当其中的一环被改进了,剩下的便不那么匹配,于是产生了进一步变革的需要。”罗燕说,“在保障学生升学自主选择权之后,如何打造强大的西部研究型高校以服务于国家战略,是改进的下一步目标。”

(本报记者 邓晖 本报通讯员 王照宇)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11/9 9:11:44 Buddy10
资源分配的巨大差异,导致了从西部到东南的“大电流”人才输出。一直失血,而不是交流,终将导致地域发展的失调。靠老师留学生,靠感情吸引人才,不是长久的机制,而且越来越不管用了。
2015/11/5 10:44:26 fmbo
好老师也是一样的遭遇,千人、长江、杰青要想很多办法都不一定管用,这些人有些已经开始动摇,有些潜力股已经动手了,有些已经离开了,他实在没什么指望了。项目申请困难,子女教育无依无靠,本还可以指望在西部带几个好学生静下心来做些事情,可是好学生不来了,他还指望什么?
其实支撑东部高校的一支力量,包括学生和老师,是来自西部高校,孔雀东南飞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形成了中国人才培养的特色之一。在目前这种生源政策驱动下,以后这种特色恐怕就很难存在下去了,西部培养不出凤凰了,支持不了东部,更支持不了西部,西部高校的命运堪忧至极!
2015/11/5 10:20:50 fmbo
请注意:这个“阵痛期”不仅会持续很久,而且痛楚会逐渐加大,到最后是痛得不可收拾,西部院校中有本事的年轻人早点离开,年龄大一些的还能承一阵子,过几年,这些年龄大些的老师一退休,年轻人又跟不上来,到那时候,哭爹喊妈是没用的,决策者要三思呀!!!
2015/11/3 2:41:07 vantigao
还有一个文章没有提及的问题。高校毕业生基本是这样的。清华北大等一流学校的学生都出国了,留校读研的人很少,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清华北大超一流学生出国,武汉大学西交大等这些一流学校的学生考北大清华或中科院,再差一点的学校考武大交大,这才是中国人才流动的主要趋势。当然也有相当比例的学生属于校际交换,有两个考虑,一是想换个地方生活,二是想在不同的课题组学习新的东西。但总的趋势是从下游到上游的填补空缺,西部向东部的流动,就像电子和空穴的传输一样。这样的流动对个体来说未必不是很好的选择,但长期如此则让西部高校成为东部高校的下级培养机构。
2015/11/2 22:29:02 weewoo
除开211,985的学校,其他的学校招生越来越难了,我们学院每年硕士生都在降,过两年就没人读了。
目前已有2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应用程序寻找遗失的杰作 德科考船将探索藏在冰层下万年的南极海域
美激光干涉仪引力波天文台将迎来重大升级 权威医学期刊也不遵循规则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