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墨 来源:澎湃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4/9/26 13:44:12
选择字号:
河海大学新生失踪3天后被发现溺亡校园湖中

南京河海大学19岁大一新生“失联”三天后现尸湖中。

9月4日,19岁的陈玉荣踏上了人生中第一次远行的列车。

江西南昌籍贯的他,以超过省高考一本分数线50多分的成绩,被南京一所211大学——河海大学的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录取。

9月21日,大一新生军训结束,即将要迎来开学第一课。这天晚上,陈玉荣彻夜未归。

3天后,南京警方在学校的一处人工湖中打捞出一具尸体。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警方获悉,经家属初步比对,与陈玉荣失踪当晚的体貌衣着特征相符。

在大姐陈玉秀眼里,弟弟陈玉荣是个性格开朗的励志型男孩,是那种“心里藏不住事,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的人。

她不清楚,这个此前曾愉快地答应她,在今年国庆节期间陪她一起出去游玩的弟弟,在几乎毫无异常征兆的情况下,竟会自寻短见。

“我都买好了国庆跟他一起出去玩的票,他还说南京要多花几天,他想多熟悉一下这个城市。”陈玉秀掩面而泣:“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大学生失联

军训结束当天是周日。下午6点,陈玉荣与一位室友一同去买了晚餐,之后便在宿舍看动漫。二姐陈玉芳告诉澎湃新闻,她从弟弟的平板电脑记录中翻到,离开宿舍之前,陈玉荣一直在看《灌篮高手》。

他的书桌很整洁,桌面上有一本《华盛顿传》、一本英文版《茶花女》、一本英语四级考试单词书——对于大学新生来说,这是一个对于未来有所规划的良好信号。英文小说上一些地方还做着笔记,所有不认识的英文单词都被标了出来,写在了一旁。

据室友回忆,大约晚上9点左右,陈觉得有些饿,想出门买点吃的。室友提出自己有“屯粮”,可以分与他。但陈坚持自己出去买,“他可能觉得不好意思”。

当天晚上11点,陈玉荣还没有回宿舍。

陈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最后一通电话是室友拨给他的。“室友问他怎么还不回来,他说自己在朋友宿舍玩,一会儿就回去。”

同寝的室友给陈玉荣留了灯、留了门,让他回来后记得反锁门。“一切都非常正常”,陈玉荣的辅导员赵老师说。

然而,就是这个夜晚,2014年9月21日,外出觅食的陈玉荣一夜未归。他所在的住宿区拥有多个饮食店。

警方立案调查

22日早晨7点半左右,在合肥一所重点大学读大二的二姐陈玉芳一觉醒来,习惯性地翻看自己QQ空间。

她看到了弟弟在她空间留下的一段话: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那条道路,我是个没出息的弟弟,不孝子孙,可我真的承受不住......所有关心我的人,真的对不起,以后这个家就靠你们了。我离开了,就当我从没存在过。”

留言的时间为22日凌晨2点整。

陈玉芳给弟弟打电话,关机。她立即联系大姐陈玉秀。

大姐在深圳工作。平时,弟弟陈玉荣与大姐聊得更多。几乎每天,姐弟俩都会在QQ上聊些琐碎事。大姐拨通弟弟电话,也提示关机。

“我觉得很奇怪,我弟平时跟我联系的比较多,为什么留言是留在我妹的空间里,而不是我的空间?”大姐陈玉秀怀疑,弟弟可能陷入到某种困境中。

她开始在网上寻找河海大学的电话,先是打给教务处,再打到弟弟所在的学院(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联系上了一位高老师。“高老师跟我说,他们派学生去找,我就相信了。”

陈玉秀希望学校能报警,尽快处理弟弟失踪的情况。“但学校那边一直不肯报警,最后我只好说你们要是不报警,我就自己报警”,大概22日下午1点多,学校向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开发区派出所报案。

据家属被告知的信息,警方在22日晚10点正式立案。

失联学生尸体被发现

两天后,9月24日上午10点左右,开发区派出所接到报案,称河海大学江宁校区内一人工湖中发现了一具尸体。

警方通知了正在等待失踪弟弟消息的陈玉芳,但并没有通知她去打捞现场确认,而是直接将尸体拉到殡仪馆了。

陈玉芳再次崩溃,哭得身体抽搐。学校陪同的王老师说,中午还给她吸过一次氧。

在家属的再三诉求之下,24日上午,学校保卫处同意家属调取校内监控录像。实际上,早在失踪当天,家属就提出查看学校的监控视频,“学校却说要申请,一直拖。”

根据一个湖边能监控到通往湖上桥路段的探头记录显示,22日凌晨2点01分,一名身穿白色体恤、深色长裤和运动鞋的男子从该路段走过。这个时间点,正是陈玉荣在二姐QQ空间留言后的那一刻。

陈玉芳一遍一遍反复回看,直到确认:“是他,像他,穿着我妈妈给他买的回力运动鞋,我检查过,就是少了那一双,走路的样子,好像他。”陈玉芳不断重复着“像”,随即就爆发了,说不要再看下去,大哭了起来。

人生第一次出远门

从南昌到南京念大学,是陈玉荣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坐火车。

他是家里第3个考上211本科院校的孩子。

与两位姐姐当年上大学一样,陈玉荣也是没有家人陪送,自己出了远门。

在此之前,陈玉荣在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暑假。“他找过暑期工,可是不太顺利,后面就没找了。他常常去同学家玩,喜欢读书,喜欢钓鱼,闲时就会去捉蚯蚓钓鱼。”大姐陈玉秀回忆,弟弟个性开朗,人缘很好,他的QQ空间,每条状态都有许多朋友回复或点赞。

陈玉荣的高中班主任回忆,班级组织的出游活动,陈玉荣每次都积极参加。他的高考成绩在班上来说也是非常不错的,“绝对不存在因为高考失利轻生的可能。我带了他三年,他绝对不是那种内向、走极端的人。”

家人眼中的好孩子

只有少数几次,陈玉荣在跟姐姐聊天时发过牢骚。

“他说自己好像除了读书其他什么都不会,觉得自己没特长,在大学社团招新的时候自信心不够,自我介绍的时候还冷场了。”陈玉秀对澎湃新闻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都念过大学,大一的时候谁都是这个状态,我就慢慢开导他。”

二姐陈玉芳回忆,开学后,弟弟只问过她三件事,“第一件是怎么办助学贷款,第二件是说怎么选课,第三件就是说报社团的事。”

刚入大学的陈玉荣表现得也很活泼,据警方了解的情况,陈玉荣是寝室长,也还是学校里的小干部。“他是一个很快能够融入群体的人。”陈的高中班主任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作为小乡村里的高材生,陈玉荣初中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进了南昌市下辖的某重点高中。

陈玉荣曾对自己的未来充满决心。在他仅有的64条空间状态中,大部分的内容是分享读书、分享游玩过的地点。

2014年元旦,15:34分,陈玉荣更新了新年的第一条QQ空间状态:我的人生是一场赌局,如果输了,我将献出屈辱的生命。所以,一定要赢啊!

同样的状态,在2013年3月7日重新发布了一次。

二姐陈玉芳说,这是陈玉荣对高考下的决心。他也问过弟弟,“没什么异常,高考前我们都会说些激励自己的话”。

成绩出来后,陈玉荣考了576分,高出江西省一本50多分。“他跟平时测验的成绩相差不大,虽然比模拟考试分数要稍微低一些,但这很正常。而且他录取的大学是非常好的211学校,在我们班也是非常不错的。”陈的高中班主任说。

陈玉荣自己对报考专业也非常上心,在跟大姐、二姐的聊天记录里,6月底的几天时间,他们都在讨论学校和专业的事。

最终,他就读的是电子信息工程专业,这是最后调剂的专业。

死因仍然成谜

几乎陈玉荣所有的朋友,对他的突然去世都吃惊不已。这两天,两位家姐不断接到陈玉荣朋友的电话,“他们都没法相信”。

据警方调查的情况,陈玉荣失踪当天下午2点到晚上9点,手机定位都处在学校范围内,但目前暂无精确定位技术。

但是从晚上9点到11点这段时间,他在哪里?晚上11点,他告诉室友自己在“朋友寝室”,是真是假?当晚11点到次日凌晨2点他在二姐QQ空间留言,这段时间内又发生了什么?

再上溯到此前,从开学的9月4日到失踪的9月21日,这17天里发生了什么?

所有的信息几近成谜。

陈的高中班主任再三对澎湃新闻记者说,他了解的陈玉荣“绝对不是会选择轻生的人”。

陈玉荣的家人也想不通。大姐说,“我给他买了笔记本电脑,跟他约好国庆节一起玩的时候带给他,他很开心的。他怎么可能会突然就走了呢?”

警方初步调查显示,陈玉荣遗体并无明显外伤,待毒化检验等调查结束后,将做出法医鉴定报告。

深夜“留言”、“独自一个人”徘徊在湖边,都倾向于陈可能自杀的信号。

截至澎湃新闻发稿时,仍无证据显示陈玉荣存在他杀的可能。警方称,还将对陈接触过的人进行进一步调查了解。

如今,19岁的少年陈玉荣被封在坚硬的冰块中。再没有人知道,当他深夜沉入湖底时,那湖水有多冰冷。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原标题:19岁南京大一新生“失联”三天后现尸湖中,死因成谜)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李言荣团队在高温超导中发现量子金属态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