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段歆涔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7-24 11:02:42
选择字号:
根除小儿麻痹症决战打响
提升基础医疗水平及日常免疫接种是关键

 

科学家强烈希望政府和相关机构能够真心为此奋斗,为这些难民和无家可归的人提供完备的疫苗接种服务,而不是将资源用在国际旅行者身上。

一名卫生工作者正在给巴基斯坦杰曼市的一名儿童接种小儿麻痹症疫苗。

图片来源:Asianet-Pakistan

直到1年前,彻底消除小儿麻痹症看上去还是一个即将达成的目标。在1988年,总计有来自125个国家的35万人因患上小儿麻痹症而瘫痪。去年,全世界只剩下406例临床病例,其中有160例分布在阿富汗、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3个国家的零星地区,至此小儿麻痹症只能称为地方流行病。2013年4月,慈善组织和各国政府共斥资40亿美元,由世界卫生组织(WHO)牵头设立了一项为期6年的计划,希望一举消灭小儿麻痹症。今年3月,在印度已3年没有出现新病例的情况下,WHO确认东南亚地区(不包括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已经完全消除小儿麻痹症。

但是,今年5月,WHO发表了一项声明,声称小儿麻痹症重新成为危害整个国际社会的疾病,需要立即采取措施应对,尤其是在巴基斯坦、喀麦隆和叙利亚这3个高危地区。因为这3个地区都是战乱地区,疫苗接种工作受到了很大影响。

为了应对新挑战,WHO采取了史无前例的举措:任何前往巴基斯坦、叙利亚和喀麦隆3国的人都必须接种小儿麻痹症疫苗;任何前往阿富汗、尼日利亚和其他地区的人都被强烈建议接种疫苗。此外,针对巴基斯坦的国际旅游限制自6月1日起正式生效。研究者通过分析过去几年的数据后发现,毫无症状的成年人传播疾病的速度之快令人震惊。然而,不久之前的电脑模型暗示:试图通过为成年人打疫苗以控制疫情发展并没有原先预想的那般有效。

专家认为,为旅行者注射疫苗并不是非常有效的办法,且会阻碍饱受病毒之苦的贫困地区和战乱地区消除小儿麻痹症的努力。本次行动将是对小儿麻痹症的最后决战,成败在此一举。

巴基斯坦境内的小儿麻痹症病例呈上升趋势,2013年前6个月共有18例,而2014年前半年则有88例。新增病例中有75%的患者来自西北地区的联邦直辖部落地区(FATA)。在那里,由于持续战乱和动荡,小儿麻痹症疫苗接种小组很少深入该地区开展工作。

自6月中旬起,情况变得愈发恶劣。随着巴基斯坦政府展开对塔利班反政府武装的新一轮攻势,属于FATA之一的瓦济里斯坦地区有超过80万人被迫逃亡到临近的巴基斯坦其他省或阿富汗。对巴基斯坦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将精力放在为国际旅行者接种疫苗上,WHO和免疫服务小组应当为逃亡家庭和疫情高危地区提供紧急医疗卫生服务。

珍贵的疫苗

巴基斯坦联邦和省级政府争相在所有港口和机场以及超过130家公立医院建立疫苗接种点。旁遮普省(巴基斯坦最富有且人口最多的省份)政府也在主要路线的入口处实施免疫接种要求。联邦政府在FATA的主要入口点和出口点采取了小儿麻痹症疫苗强制接种措施,尤其是在北瓦济里斯坦特区——这是与阿富汗接壤的一块狭长地带,无人巡逻,长期处于动乱状态。

官方数据估计,每年进入或离开巴基斯坦的航空旅客所需的疫苗约为1000万剂量,包括约700万在海外工作的巴基斯坦人,主要是在中东地区的劳工。捐助团体已经为难民提供了20万剂量的可注射的小儿麻痹症疫苗,但由于没有进一步的资金支持,因此缺乏更多剂量的疫苗以确保在公立医院执行疫苗接种工作的人员安全。

到目前为止,唯一向旅客提供的免费口服疫苗来自巴基斯坦小儿麻痹症项目。其中有3000万剂量疫苗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供应,用于为巴基斯坦的儿童进行接种。巴基斯坦军方要求6万剂量的灭活可注射性小儿麻痹症疫苗,这一提议已被视作军队的当务之急。成年人必须在私下购买这种类型的疫苗,成本为每剂量4.3美元——这在月平均收入只有100美元的该地区是一笔巨大花销。据当地报纸报道,获得疫苗接种证明的难度和费用不亚于获得签证,且虚假的证书正在当地出现。

虽然WHO设立了旅行禁令,但没有先例让科学家分析这种禁令是否有效。尽管疫苗接种柜台已经启动,却没有旅行者愿意接种小儿麻痹症疫苗,在各个检查点没有人向工作人员要疫苗接种卡。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小儿麻痹症从巴基斯坦传播到阿富汗大部分是通过难以受到监管的双方边界。

与此同时,巴基斯坦在消除小儿麻痹症方面的努力则落后于其他国家和地区。部分要归因于巴基斯坦卫生部曾于2011年废除了行动计划以及其他卫生服务行动。尽管巴基斯坦卫生部于去年重新开展消除小儿麻痹症行动,各项活动重新走上正轨,但巴基斯坦在面对小儿麻痹症时仍然脆弱不堪。

换句话说,巴基斯坦需要花费比其他地区更多的精力才能实现行动目的,尤其是在问题百出的部落地区。自2000年起开始实施上门接种疫苗行动以来,已经总计有超过130次由国家和地区政府组织的小儿麻痹症疫苗接种行动。

遭遇抵制

但是,过多强调小儿麻痹症从而忽视其他疾病防治的做法,导致高危地区的人们认为消除小儿麻痹症行动实际上为的是外国人的利益。在反西方情绪高涨的情况下,出现了许多袭击小儿麻痹症消除行动工作者、志愿者和治安保卫人员的事件。例如自2012年12月起,共有超过80名工作者被杀。今年,消除小儿麻痹症小组常遭受路边炸弹、摩托车枪手的袭击。3月,有1名巴基斯坦籍的工作者被绑架,然后被射杀。

消除小儿麻痹症行动所受到的抵制在巴基斯坦尤其猛烈。更要命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假借为当地人接种疫苗之名搜寻本·拉登,这导致疫苗接种小组的活动备受各种怀疑。

尽管国际伊斯兰学者已经在为消除小儿麻痹症而奔走,但当地宗教和社会领袖却对此并不热心。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拉丁美洲和非洲的交战双方同意设立“和平日”,允许人们接种小儿麻痹症疫苗。但在巴基斯坦则不然,一部分在部落区域和开伯尔特区的塔利班领导者自2010年中旬以来,一直反对疫苗接种小组进入领地内,因为他们认为疫苗接种小组会为美国的无人机打击提供帮助。

今年5月,巴基斯坦军队决定为在FATA地区的疫苗接种小组提供保护,但是这种保护只针对疫苗接种小组,其他卫生服务工作者没有这样的待遇。这种情况外加对国际旅行者的限制只能让人们觉得消除小儿麻痹症是其他国家的事,与受害国无关。

差距很大

将小儿麻痹症疫苗囊括到医疗卫生服务中能更有效地促使当地社区和宗教领袖共同合作,这比原先单独设立的根除行动要有效。尼日利亚和阿富汗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两个国家的病例数量在2013年都比前一年下降了60%。然而,塔利班组织并没有特别对儿童予以保护,既没有积极地为儿童接种麻疹疫苗,也没有为腹泻或营养不良的儿童提供医疗。

目前,巴基斯坦是整个南亚地区儿童死亡率最高的国家,当地儿童患上小儿麻痹症的风险也相应高很多。此外,由于政府效率低下、目光短浅或缺乏资源,针对白喉、破伤风和麻疹的免疫服务仍然举步维艰。

去年,巴基斯坦全境的儿童接种率预计在54%左右,与邻国孟加拉95%的接种率相比,差距很大。实际上,就连54%这个数据都有夸大的成分,因为这组数据并没有将FATA地区和大城市中的边缘人群计算在内。专家在分析过一份于今年进行的户口调查报告后发现,在居住于卡拉奇贫民区的5岁以下的儿童中,有25%的人没有接种过任何疫苗。类似的情况在FATA相对和平的地区也在上演,在那里有64%的儿童没有接种过任何疫苗。

现在正是行动的时机,瓦济里斯坦的战乱从另一方面也为那些原本没有机会接种疫苗的难民提供了一次难得的机会。当这些民众返回家乡后,他们可以为疫苗接种小组提供社区支持,并在战乱地区重新建立法制和秩序。要想根除小儿麻痹症就必须为难民持续提供帮助,那里的儿童迫切需要接种多种疫苗。

科学家强烈希望政府和相关机构能够真心为此奋斗,为这些难民和无家可归的人提供完备的疫苗接种服务,而不是将资源用在国际旅行者身上。这是将小儿麻痹症从地球上彻底清除的最好机会。(段歆涔)

《中国科学报》 (2014-07-24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资讯 相关论文

图片资讯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更多
 
一周资讯排行 一周资讯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