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汪韬 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3-12-26 13:45:52
选择字号:
中华环保第一人曲格平:四十年环保“锥心之痛”

    在曲格平眼中,当年环境治理梦想落空,环境恶化还愈演愈烈,这是第一代环保人的锥心之痛。(南方周末记者 冯飞/图)

曲格平时常记起周恩来总理当年的担忧——别让北京成为伦敦那样的“雾都”。四十年过去了,中国环境污染愈演愈烈。当着北京市领导的面,曲格平毫不忌言批评,“主要责任还是你们地方政府,但是国家也有推托不掉的领导责任。”
 
曲格平承载着多项“第一”:中国第一位常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席代表,第一任国家环保局局长,第一任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
 
有意思的是,这位“中华环保第一人”的环保事业竟起源于一项临时性的分工。1969年,中国处于“文革”动荡之中,为考虑国民经济计划安排和与各地的联系,中央成立了国务院计划起草小组这一临时机构,曲格平调至小组工作。因分管的燃料化学工业部由煤炭部、石油部、化工部合并而成,其与环境污染关系最大,他被要求注意“公害”问题。
 
曲格平的环保故事就此开始。1970年代,那是中国甚至世界环保故事的起点。
 
1972年6月5日,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在斯德哥尔摩召开,标志着人类环境意识的觉醒。虽然动乱中的中国认为环境污染是西方世界的不治之症,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环境污染,但在周恩来总理推动下,中国仍派团参会,曲格平正是参会者之一。
 
斯德哥尔摩会议期间,示威者抬着身患残疾的环境污染受害者,这种场面让曲格平久久难以忘怀,他突然意识到了中国环境问题的严重性。会后向周恩来总理汇报时,曲格平总结道:中国城市和江河污染的程度并不亚于西方国家,而自然生态破坏的程度却远在西方国家之上。
 
这种认识取得了共识。1973年,全国第一次环境保护会议召开。国家计划委员会向各省、直辖市、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和国务院各部门转发了12期会议简报,虽然通知上注明“请注意保密”,但却是公开的“秘密”——向全国通报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情况。一年后,国务院环境保护领导小组成立。
 
2013年12月14日,83岁的曲格平从口袋里拿出为沃尔沃2013中国梦践行者致敬盛典准备的讲稿。讲稿写了一个故事:1970年代初,国务院环境保护领导小组发布了一个十年环境污染治理规划:用五年时间控制环境污染,用十年时间解决环境污染问题。“这个事儿我后来没有公开说过。”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十年过去了,四十年过去了,目标不仅未能实现,环境污染却愈演愈烈。曲格平认为中国当下的各项指标和1970年代初期的日本很相似,但没有吸取教训,没能摆脱“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有些方面甚至更为严峻。“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哪个国家面临着这么严重的环境污染。”曲格平将之喻为“第一代环保人的锥心之痛”。
 
锥心之痛非后悔不作为,而是难作为。其实,在曲格平这一代环保人的推动下,我国的环境管理制度并不落后。
 
1972年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开完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成立。1976年,“选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人”,曲格平最终成为中国常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席代表。他也就此系统地请教并学习了各国的环保经验。
 
回国后,曲格平开始呼吁尽快出台环保法。1979年,国家恢复法治建设后,《环境保护法(试行)》颁布,从美国环保局学来的环评制度被列入;1983年,继计划生育之后,环境保护被确立为基本国策。1988年,国家环保局从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独立出来,成为国务院的直属局,曲格平任首任局长。
 
如何落实基本国策,曲格平提出了经济建设、城乡建设、环境建设要同步规划、同步实施、同步发展的方针,并确立了“谁污染谁治理”等八项环境制度,奠定了我国环境管理的基础。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在里约热内卢召开,曲格平被授予国际环境领域中的最高奖项——联合国环境大奖。
 
此后的十年间,身为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曲格平参与修订或起草了二十多部环境与资源保护方面的法律。由此,在我国现行的二百多部法律中,涉及生态保护、污染防治等大环保领域的法律最多。
 
其中最受曲格平关注的是环境影响评价法。当时多个部门联名反对,认为这一“抄来的、超前的法律”会“阻碍中国经济发展”,甚至有委员说:“按照这部法律的规定,环保局的权力在所有部门之上了,成了第二国务院了!”
 
2003年,历经十年、停止审议又重新通过的环境影响评价法开始施行。可惜,这一旨在从源头控制环境污染的法律在当下被诟病为“走过场”。虽然仍感痛心,曲格平依然认为“依法行政,环保部门的腰杆应该更硬一点”。甚至在较为完善的环境法律体系下,“环保应成为依法治国的优先突破口”。
 
退休的曲格平现常住京郊,空气比城区略好一些,侍弄花草,练练书法。他很少去市区,客人也不多。曲格平觉得自己开始糊涂了,写东西特别慢,写着写着字就忘了,就查字典。眼镜刚刚摘下放在手边,一会儿就忘了,楼上楼下满屋子寻找。
 
但他依然紧跟环保热点,飞快地计算着数据间的契合性,“我担心这些数字的准确性”。对于迟迟未能公布的土壤污染普查数据,曲格平感叹自己“也看不到这个数据”。
 
这两年大气污染突然受到重视,曲格平又开始忙碌了,官员、记者频繁造访。一次,他和北京市领导长谈到深夜,爱之深恨之切的曲格平,当着北京市领导的面,毫不忌言批评,“主要责任还是你们地方政府,但是国家也有推托不掉的领导责任。中国就一个首都,污染到这个程度,现在才想起来,为什么不早做?!”
 
曲格平时常记起周恩来总理当年的担忧——别让北京成为伦敦那样的“雾都”。“糟糕透顶,我说这四个字用得比较好,不能再糟糕了。”他没打算给北京留一点面子。二十年前美国专家研究PM2.5时,他在美国考察就已得知PM2.5的危害。
 
不过,曲格平感到欣慰的是,2013年,国务院发布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经过五年努力,全国空气质量总体改善,重污染天气较大幅度减少;力争再用五年或更长时间,逐步消除重污染天气,全国空气质量明显改善。相较1970年代的那个没有公开的“十年环境污染治理”,四十年后的新计划,几乎用类似的语气提出了类似的节点,能否实现,一切有待时间检验。(原标题:曲格平:四十年环保“锥心之痛”)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3-12-27 9:53:49 freefloating
锥心之痛啊
2013-12-27 8:58:46 xjzuo
当曲老知道了如今各个地方的环保部已经变成了不良企业的保护伞时,作何感想?因腐败而愤怒?抑或因无奈而沉默?只能说GDP误国误民
2013-12-27 8:40:36 pkuer8102
起大早,赶晚集。
在发展是硬道理的理念支配下,环保成了一个软面团,揉成各种形状妆点门面而已!
2013-12-26 21:58:14 johnnyqliu
nonsense
2013-12-26 19:06:31 龚秋声
中国大中城市领导很爱面子,把最节能环保的城市无轨电车拆了!他们要好看,空气污染与他们决策没有关系?
目前已有1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11月24日:一周最受关注论文排行榜 废家电踏上“回家”路
乌鸦反哺吗 台湾野柳地质公园地质奇观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