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聃 来源:华商晨报 发布时间:2012-1-13 11:04:45
选择字号:
评论:大学“管办分离”不妨让南科大先行
 
1月9日,教育部举行新闻通气会,通报了《高等学校章程制定暂行办法》。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孙霄兵表示,今年要推动所有高校全面启动章程制定或修订工作。大学章程由学校起草,“高校的举办者、主管教育行政部门应按照政校分开、管办分离的原则,以章程明确界定与学校的关系,保障学校的办学自主权。”(1月10日《新京报》)
 
社会苦高校行政化久矣,它所附生出的重重弊端也早为观察者所窥见。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对大学章程制定的推动式表态,显然释放出了去行政化的实质信号。大学章程通俗地讲就是学校内的“宪章”或“宪法”,将大学章程的起草权基本归还给高校,以大学章程来总领高校的办学与发展精神,表明行政权力之手开始有意识地从大学校园中收回,不再无限制地膨胀。教育部门的相关态度,至少从形式上表明,管理者将开始对高校“松绑”,去行政化的前景值得想象。
 
不过,值得想象,却并不代表着可以完全兑现其制度善意。倘若仔细地分析教育主管部门的表态,我们会发现,大学章程政策并不完全排斥行政权力的介入,甚至规定了“主管部门介入高校章程制定,为了提高效率可提前介入”,主管部门介入的时机与程度如何,并无明确限定,它留存了太多的弹性空间,这样的表态显然与百姓的期待还有一定的差距。
 
事实上,说到大学自治,我们总会想起一所大学:南方科技大学。这所南国的大学自成立时起,就立志要做一所“不同的大学”,就时刻展现出其去行政化的使命,它既破又立,既不同于现有的教育管理体制,也对传统的政府审批模式背过身去。然而,它至今仍然未获“转正”,并未得到教育部的批准,难以正式建校招生。
 
大学章程欲出,南科大安在?不得不说其中包含心酸的对比与落差:这边厢是教育主管部门真正着手于“去行政化”,那边厢却是一所致力于去行政化的大学至今仍然“妾身未明”。我当然没有讽刺教育部门的意思,但落差中间确实蕴涵了另一种改革思路的忽略:那就是,大学去行政化不妨从支持南科大试点开始。这并不是硬要为南科大争权益,而是作为一种常识,成功的改革从来都不是坐等批复与处理的,它需要先行者。既然教育主管部门意识到大学行政化之害,并展现出改革之急迫,那么,为何不能给予更多的支持力量,让试图重构大学精神与气质的南科大先行一步,提供可做镜鉴的经验呢?
 
我丝毫不怀疑大学章程政策里的管理者焦灼,也充分理解管理者难以完全突围的局限性,只是,既然大学自治成为一种既定方向与发展共识,为何教育管理者依旧迟迟不肯眷顾一所持同样理念的“新大学”?在我看来,大学章程固然重要,但让围观者看到章程之可行或许更加攸关信心。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银河系最大“气泡”亮相 天上没交警、卫星多,怎样避免出“车祸”
科学家在噬菌体抑菌机制领域取得进展 中科院南海海洋所发现“皇冠”分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