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罗志田 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1-7-15 14:07:04
选择字号:
评论:大学校长需要退出学术委员会吗
 
把校长视为校园里“行政”的象征,本身就是一种特别行政化的思维
 
近来媒体突然关注起大学校园里的学术决策问题。针对我们大学里“行政干预学术、挤压学术空间,用行政手段处理学术问题的弊端”,颇有人主张强化学术委员会的作用。后来有大学校长退出了学术委员会,被视为“去行政化”的典范,甚得媒体称赞。
 
然而,大学本是教育和学术机构,那里到底有多少行政?校长是主管教学科研还是行政?曾在大学念书的媒体人,不妨先稍事斟酌,再唱赞歌不迟。进而言之,把校长视为校园里“行政”的象征进行约束,究竟是一种去行政化的举措,还是一种特别行政化的思维?我是有些困惑的。
 
我们现在的确充斥着把校长“行政化”的思维,特别能体现中国特色(别处就少见)。不仅校长,院长、系主任也在很大程度上被“行政化”了。一个最直接也最明显的象征,就是现在通行的任期制。有的大学明确规定校长任期不能超过两届,有的虽无明文,却以不成文的方式执行着。更有大学明确规定:院长、系主任也只能任两届。这背后潜藏的思维,当然都是把这些位置视为官位,所以要按官场的方式处理。
 
群众的眼光是很起作用的。很多时候,被他人视为“行政”人员,似乎就不能不真管行政;行政管多了,可能渐渐淡忘了自己本来是当管教育和学术的。且若被人人看作官员,而自己的行为太无“官象”,可能会觉得有些让人失望。结果,尽管本非“行政人员”,为了不使自己对不起自己,也不让人失望,遂不得不“行政化”起来,不知不觉中也就拿捏起官场的身段来。我们常责备有些担任管理的人“一阔脸就变”,却不知这里也有我们自身的贡献。
 
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忘了一个经常被重复的话——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如我曾说,一位希望能对学校建设有明显贡献的校长,若任期最多不过八年或十年,则不得不产生立竿见影的思虑,其规划自不能太久远。而更严重的问题是,按我们现在的官文化,一位平庸的校长,只要不犯错误,也照例会做满两届的任期。这对一所大学的危害,实在不比优秀校长离任更小。
 
在一所大学里,校长的作用不能轻视。校长不是,至少不仅是校园“行政”的代表,而是涉及教学科研大方向的决策人。我们的校长本是一个在校内也上有集体领导的“负责人”,若再加一个多学科综合代表会议对其“约束”,他怎样决策?决什么策?
 
我的看法,目前大学里的学术委员会,不啻一个多学科综合代表会议,未必真能解决学术问题(详另文)。即使我们坚持这种由委员会决定学术的体制,校长也不必退出。今日的校长多数都是院士或学科带头人(现在大学党委书记也多半是学术带头人),一位学有所长、肩负重任的学者,为什么要回避学术决策?
 
集众性学术问题的“解决”,当然涉及权力。大学里一个任期较长、成员固定的常设学术机构,有校长参加,应可强化决策的推行。而校长参加了,委员会也未必就会成为代校长立言的机构。我们千万不要仿效“不仁者见不仁”的取向,把那些学术委员都预设为一群当着校长一套背着校长一套的小人。若真如此,我们还能期望这些委员有什么建设性的作为吗?那就不是校长应否退出学术委员会的问题了,而应当先改组学术委员会,把那些可以在校长面前说“不”或说“是”的人吸纳到学术委员会里来。
 
按照现在流行的“行政化”思维,若因校长代表“行政”故应退出学术委员会,那副校长呢?院长、系主任及其副职呢?这些人都退出各级学术委员会后,学术在校园里的影响力就能得到强化吗?又能得到何种程度的强化?若是校长一人退出,而上述这些人仍在(甚至基本由这类人组成),似乎表演性质大于实质。今日官员的表演已渐成常态,但大学非官场,恐怕不必效尤。
 
简言之,大学校长参与或退出学术委员会,若是个人行为,便无需大书特书;若要提倡校长群体退出,最好先有所论证,再付诸行动不迟。大学里需要的是建设性的改进,与其思考或推动什么人“退出”这类象征性的表演,不如思考目前这种学术委员会是否必要。若不必要,怎样在学术决策中真正发挥学术的力量?如果必要,则其怎样运作更好?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果实变蓝 吸引鸟类 化学家创造出最亮荧光材料
全球植物种类最丰富岛屿“家底”摸清了 新技术探测液—液界面化学过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