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洪蔚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7-13 9:42:51
选择字号:
唤醒历史的记忆
封龙书院复建工程即将完工:延续数学文化的脉络

俯视封龙书院


 
 
元代数学家李冶的20多年学术生涯,将封龙书院推向了文化鼎盛时期。
 
近两年来,河北省启动了复建工程,希望这个投资20亿元的大型项目能够唤醒历史,延续未来。
 
离河北省石家庄市约20公里有座封龙山,由于路途遥远,汉代很多帝王在此地祭祀北岳恒山,称之为“北岳之英”。
 
驱车穿过写着“北岳之英”的封龙山门,便可望见一片仿古建筑群正依山而建。《科学时报》记者来到这里的时候,修建工作已进入尾声,工人们正在对房舍、石桥进行最后的修饰,再过几日,“封龙书院”的名号便会出现在门前。
 
远不邻郭,近不附村,有人不禁会问,在这里修建一座书院是为了什么?最好的回答是“为了唤醒历史的记忆”。
 
曾是藏龙卧虎地
 
与奢华的山门相比,封龙书院建筑风格朴实、低调,木色与青石相间的色调与书院背后的山岭浑然天成,昭示着中国文化“天人合一”的自然思想。
 
封龙书院早在汉代就见诸于文献记载,汉明帝刘庄的启蒙老师李躬曾在书院讲学。到了唐代,许多名流学者或曾游学至此,或在书院讲学立说。
 
北宋年间,名相李昉投巨资重修了书院内部教学设施,正式命名为封龙书院。此后不久,李昉又在封龙山北坡创建了中溪书院,著名学者张著择址峰西创建了西溪书院,这三大书院与保定莲池书院并称江北四大书院。
 
除了封龙书院外,江北四大书院中其他三院与我国古代大多书院相类似,以在人文领域的建树闻名于世,而封龙书院的最大建树却在数学方面,元代数学家李冶曾在此居住、讲学,度过了他倾心学术的后半生光阴。
 
李冶,今河北栾县人,金哀宗正大七年词赋科进士。金为蒙古所灭后,他曾一度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并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数学上,1248年他写成了传世数学名作《测圆海镜》。
 
1253年,李冶结束了流离生活,回到河北元氏县,在封龙山下买田定居,开始了教学生涯。当学生越来越多的时候,家中渐渐容纳不下,于是师生共同努力,重建了封龙书院,以为讲学之所。工作之余,李冶常与元好问、张德辉一起游览封龙山,时称三位为“龙山三老”。
 
在封龙山期间,忽必烈曾因李冶的声望专程派人邀请。此次见面,李冶备受忽必烈赏识。回到封龙书院,李冶继续讲学著书,1259年他完成了数学著作《益古演段》。
 
1260年,忽必烈在北京即位,聘请李冶入京任翰林学士,被李冶托病谢绝。1265年忽必烈再召李冶入京,李冶只得勉强受命。入京仅一年,李冶便再次以老病辞归,回到封龙山下。
 
此后,一直到1279年去世,他一直在封龙书院居住,并写下大量作品。可惜的是,他晚年的作品大多未能存世。
 
李冶在数学上最大的成就就是“天元术”,相当于现代设x为未知数,是一种高次方程。在李冶之前,天元术虽已产生,并在《九章算术》中就有所涉及,却极不成熟,而《测圆海镜》则标志着我国天元术的成熟。
 
然而,《测圆海镜》内容艰深,使得天元术传播较慢,因此李冶在封龙书院期间开始着手撰写《益古演段》为讲学之用,以传播天元术。
 
《益古演段》全书共64题,主要围绕平面图形的面积问题写就。在《测圆海镜》之后,李冶在《益古演段》中不仅将天元术运用得更加圆熟,而且颇有创新。
 
李冶的20多年学术生涯,将封龙书院推向了文化鼎盛时期,此后封龙书院一度由学者安熙主持。明代以后,封龙书院便日益衰落,最终毁于战乱。
 
千曲百折终落成
 
封龙书院的复建工程于2010年9月9日开始动工,预计将在今年7月末正式完工。复建后的封龙书院,占地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700平方米,地址选在了历史记载的封龙书院的原址。复建工程按相关历史资料,既尊重历史原貌,又不完全复旧。
 
即将竣工的封龙书院,为三门四合院建筑群,进入山门,左侧为封龙书院观礼院,穿过牌坊进入院门,拾级而上就到了书院讲堂。第二重院落为重生殿,藏书阁则位于书院最高处。
 
在藏书阁的旁边,是封龙书院现今仅存的“原物”——“读书洞”。此洞为天然山洞,相传是书院学子读书所在地,洞内有两室,以小门相通,洞内墙壁上凿有石窟,曾用来摆放书龛、灯龛。由于日积月累地点烛读书,洞顶早已被烟痕熏染。
 
记者来到书院的时候,工程主体已经完工,一些工匠们正在手工制作古典风格的窗棂,一些工匠正在打磨铺地的青石,木质廊柱的防腐、粉刷工作也正在按照传统手工艺流程操作着。
 
从破土到竣工,不到一年的时间,工程进度可谓“合理”。然而一些熟悉复建工作的河北媒体,在评价封龙书院的复建工程时,却用了“千曲百折”的字眼。
 
在复建工程现场可以看到,离书院大门几十米处,一座早已完工的牌楼孤零零地立在最前端。元氏县文化局局长告诉记者,那是以前的施工者留下来的。“现在封龙书院终于建起来了,真是不容易。”
 
早在2004年,河北省、石家庄市就提出了复建封龙书院的愿望,却迟迟未能如愿。从那时起,进驻封龙山的施工队,可谓“三进三出”,轮番更替,最终只留下了这个孤零零的牌楼。
 
现任复建工程的河北海硕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封龙书院作为文化开发项目,大部分经费要由承接者负担,而文化投资是一个高风险项目,因此大多数承接者进驻之后,迟迟不肯开工,继续与地方讨价还价,最后因得不到稳定的承诺,面对风险望而却步了。
 
2010年9月9日,河北海硕公司与元氏县签订复建合同后,次日便进场正式动工,并恪守承诺,尽快按照县方要求完成了复建工程,始终未向地方提出额外条件,终于为五六年来的“千曲百折”画上了句号。
 
如今对这一复杂的过程,元氏县有人撰文写道:“书院复建工程启动几年来千曲百折,在其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际,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河北诞生过令人震撼的文化。”海硕公司负责人说,“遗憾的是,由于年代久远,实物大多未能保留下来,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了。”唤醒历史的记忆,只是公司设想的起点,“唤醒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延续未来。”
 
延续数学文化的脉络
 
李冶崇尚老庄,崇尚自然,他把数学看成自然之理。在数学不受重视的古代,李冶曾说过这样的话:“数术虽居六艺之末,而施之人事,则最为切务。”
 
河北海硕公司中不少人曾长期从事科技和少儿工作,他们一直主张,要为科学家树碑立传。在很多场合,他们也听到过国内一些知名学者的感叹,数学是自然科学的基础,历史上我国的数学成就曾辉煌于世,“文革”后,数学界再次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而如今,社会对数学的认知已大不如前。
 
现今社会,为了争一个名人故里,一个墓地,能打得不亦乐乎,他们认为:“我们守着的封龙书院是目前国内唯一的数学‘历史地标’,是何等得天独厚。”就此,他们把“科教兴业”的愿望锁定在了数学上。
 
投资1800万元复建封龙书院,只是公司整个构想的一部分。他们把封龙书院当做“龙头”,想以此为中心,打造中华数学文化园,以实现承继历史、延续未来的理想。
 
除了书院外,中华数学园还将包括数学公园、数学之家、数学会所、国际数学会展中心、数字植物园等项目,以期成为从公众到专家,从科普到学术的中国数学文化中心。
 
如今,该公司正在为数学公园选址,希望能把数学公园建在书院近旁的一处山坳里。建成后的数学公园将把数学的符号、命题、应用通过园林的景观、小品等形式,展示数学之谜、数学之美、数学之趣……并在公园中集中展示古今中外数学大家的成就与风范,让人们记住他们伟大的历史功勋和坚苦卓绝的毕生追求,“这对于一个民族的精神培育是至关重要的”。
 
“演艺界可以有明星,为什么科学界就不能有?科学明星是青少年走上科学道路最好的引路人。”
 
公园主要面对公众,特别是对青少年进行数学知识与数学思想的科普。“数学要从娃娃抓起”,对这个说法,海硕公司的负责人念念不忘。他们希望通过社会各界共同努力,尽早建成“中华封龙书院数学文化园”,让这个投资20亿元的大型项目,为世人呈现出中华文化的科技之光。
 
《科学时报》 (2011-07-13 A3 科学 社会)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失重或让宇航员血液倒流 中国科学家首次提出铁蛋白药物载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