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hristine Ottery 来源:科学与发展网络 发布时间:2011-2-2 10:08:11
选择字号:
《科学》综述:动物迁徙变化影响疾病传播风险
这是首次从疾病角度去研究迁徙物种,包括迁徙如何可能影响人类

尼帕病毒在马来西亚的暴发源于迁徙果蝠的栖息地变化(图片来源:Flickr/smccann)
 
1月21日的《科学》杂志发表的一篇综述说,随着人类逼近并破坏野生生物的迁徙路径,动物把疾病传给人类的风险在一些情况下可能增加,但是在另一些情况下可能减少。
 
气候变化也正在影响着迁徙模式,这份综述说目前迫切需要研究栖息地和气候的变化如何影响迁徙动物的疾病,从而预测人类和野生生物面临的风险。
 
尽管人们大致认为迁徙动物的长距离运动可能增加病原体的传播——包括从动物传给人类的动物传染病病原体,诸如蝙蝠的埃博拉病毒和鸟类的禽流感病毒——关于这个理论的证据很少。
 
“有例子表明,正如此前所猜测的,大多数野生鸟类不太可能在很长的距离上传播最具致病能力的禽流感毒株,”美国佐治亚大学Odum生态学院的Sonia Altizer说。
 
这份综述说,某些疾病的传播风险甚至可能减少,但是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从而准确预测。
 
“最令人惊讶的事情之一就是没有很多明确的、已经发表的关于迁徙物种携带传染病的例子。这可能是由于研究跨越国境的物种面临的挑战,”Altizer说。
 
某些长距离迁徙是对人类和牲畜的已知的疾病威胁。例如,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暴发的致命的埃博拉出血热与迁徙果蝠的大量涌入有关系。
 
但是自然迁徙的模式的转变如今可能改变这类疾病暴发出现的地点和方式。
 
城市化或农业毁掉栖息地可能毁掉迁徙的中途停留地,并把更多的动物驱赶到少数剩下的地点。这份综述说,而这又会带来疾病传播的热点地区。人类入侵这些自然地点还可能增加与生病动物接触的风险。
 
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的尼帕病毒和亨德拉病毒的暴发——它们分别影响猪和马——已经追溯到了此前迁徙的果蝠的栖息地的改变——它们之前进行迁徙从而寻找暂时的食物来源,如今它们在终年提供水果的果园定居下来。果园的位置让这些果蝠接近了猪和马。
 
这份综述说,随着被感染的动物掉队死亡,迁徙可能减少疾病数量,但是迁徙的变化可能阻止这种天然的防止感染的措施。
 
围墙和水坝也可能迫使一些动物停止迁徙,这可能增加种群内病原体的流行率。
 
英国的伦敦国际发展中心主任、生物安全专家Jeff Waage说:“这是人们首次从疾病的角度去研究迁徙物种,包括迁徙如何可能影响人类和牲畜。这很有趣,因为仅仅在10年前我们还不知道蝙蝠是一些最严重的人类疾病的替代宿主,例如埃博拉出血热。 ”
 
英国伦敦动物学研究所的野生生物流行病学家Kate Jones说,该综述“汇集了关于迁徙和传染病的所有复杂问题,而且为未来的研究打下了基础和方向。”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