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曹红蕾 来源:云南信息报 发布时间:2010-7-22 15:31:46
选择字号:
副教授疑论文被抄袭 开心被认可揪心被抄错

论文疑被抄袭他却很高兴。记者 曹红蕾/摄
 
论文被抄袭,他却很高兴。他说,研究生教材《高等工程地质学》的编写者基本汇集了国内的权威专家。这本书抄袭了他的论文,说明学界开始认可他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红土形成理论了。而此理论若成立,将颠覆几十年来建立的“中国红土、岩溶体系”。让他揪心的是,“抄袭还抄错了!”
 
近日,昆明理工大学副教授符必昌将涉嫌抄袭的中南大学博导徐林荣告上了法庭。
 
符必昌是昆明理工大学电力工程学院的一名副教授。偶然的一次机会,他发现全国发行的研究生教材《高等工程地质学》(2005年3月第1版)在“红粘土”一节大量抄袭了他的论文。“我当时越看越兴奋!”符必昌说,这本书的编写者基本汇集了国内的权威专家,还包括7名中科院院士或工程院院士。“他们编的书里用了我的理论,说明他们对这个理论的认可!”
 
事情还得从1989年说起。那时,刚从中国地质大学毕业的符必昌带着学生,在呈贡实习。一个学生提出疑问,石窑上面为什么覆盖红土?符必昌回忆着,包括所有权威的教科书在内,对于红土的解释,都是碳酸盐风化形成。“从我上大学时,老师就是这么教我们的。”但面对眼前白色的碳酸盐,符必昌对红土的形成产生了质疑。
 
符必昌深知,红土还具有表征地球发展演化的重大科学价值,红土对我国云南、贵州、四川等十几个省区的生态环境保护意义重大。红土、岩溶基础理论的研究关系到对石漠化、水土流失等自然灾害的研究,关系到机场、桥梁建设、城市规划以及水利水电工程建设等课题。
 
于是,他带着自己的团队,在云南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开始了10余年的调查和研究。
 
给学术界带来一场大地震?
 
1997年,他们终于得出阶段性结论:红土不是由碳酸盐形成的,而是花岗岩、玄武岩等硅酸盐通过“风化作用、微团粒化作用、成土作用”三个作用后形成的。随后,他与黄英、方丽萍共同撰写了《红土化作用及红土的工程地质分类》一文。
 
符必昌等人提出的理论,与传统的“红土”概念有着天壤之别,甚至完全是对立的。“一旦这个理论被学术界认可,俨如一场地震,必将给学术界带来很大的动荡。”而且,将证明目前的很多水利水电工程、城市建设工程存在问题,因为“基础理论就是错误的”。
 
但是,想推翻一个“权威”了几十年的“真理”,何谈容易?只有一步一步来。因此,这场“公布”,他们一准备就很多年。没想到,3年后,他们在别人编写的高等教材里发现了自己的理论。
 
“抄袭还抄错了!”
 
《高等工程地质学》由赵树德、廖红建、徐林荣等主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其中,“红粘土”一节由中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徐林荣编写。7月21日,记者对比符必昌等人的论文和这本教材,发现确有几段是相同的,即介绍“风化作用、微团粒化作用、成土作用”三个作用如何形成红土。
 
符必昌介绍,他后面仔细读这本教材时,觉得不对劲了。“他们同意我们的方法论,却在结论里又用了以前普遍的结论,即红土是由碳酸盐风化形成的!”“这不是张冠李戴又回到以前的错误理论了吗?”符必昌着急了。
 
“抄袭还抄错了!”符必昌说,他一定要纠正错误,以免造成更大的误导。此外,“太不尊重我们了”,《高等工程地质学》并没有将他们撰写的《红土化作用及红土的工程地质分类》一文列为参考书目,也没有署他们的名字。
 
“目前剽窃学术成果并随意篡改内容的行为泛滥,并且愈演愈烈,学术作品剽窃的危害性远远大于剽窃普通作品的危害。”于是,符必昌委托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张宏雷,将徐林荣、机械工业出版社以及售书商云南清华实业有限公司一起告上法庭,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高等工程地质学》一书的出版、发行、销售,收回并销毁已发行的侵权书籍《高等工程地质学》;公开赔礼道歉并连带赔偿原告损失8万元。日前,昆明中院已正式受理此案。
 
“我没有必要去抄袭!”
 
21日,记者电话采访了徐林荣教授。他表示,主观上,他并没有必要去抄袭符必昌等专家的研究成果,因为他和符教授的研究方向不一样。之前他和符教授不认识,“得知这件事情后,我们很重视,我也愿意接受媒体和大众的监督。”
 
至于《高等工程地质学》是否抄袭了符教授的研究成果,徐林荣表示,因为这是一本高等院校教材,在主编下面设了编写小组,他负责其中一个编写小组,而涉嫌抄袭的章节是小组中另一位老师所编写。“得知符教授的质疑后,我们很重视,向那位老师了解情况,那位老师还没有答复。目前还在进一步沟通中。”他也告诉记者,《高等工程地质学》的编写人员名单里,并没有这位“老师”的名字。
 
“对于向法院起诉,符教授有其本身真实的感情,我们很尊重,也重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徐林荣说,“对我来讲,不管怎样,以后会对自己有更严格的要求。”
 
徐林荣教授是否认可符必昌的“红土不是由碳酸盐风化形成”的理论呢?他表示,术业有专攻,他对红土的研究不是很多,对此也没有专著。“我们只是编写了一本教材,教材就具有普遍观点。”关于符必昌说的“抄袭还抄错了”的观点,徐林荣说:“我们在编写教材时无意对符教授的学术成果进行评价。而且我的专长不在这里,我没有任何回避的意思。”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