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谭娜 来源:北京科技报 发布时间:2010-5-11 15:12:42
选择字号:
丘成桐:希望年轻人得到尊重
要做伟大的工作就必须有一颗平常心,为兴趣而努力
 
4月26日,人民大会堂河南厅,华人数学家丘成桐将自己获得的2010年沃尔夫数学奖奖金全部捐给清华大学,设立数学奖学金,以奖励在数学方面有突出才能的清华学生。
 
因为诺贝尔奖中没有数学奖,沃尔夫奖堪称数学领域的诺贝尔奖,在沃尔夫奖35年的篇章里,一共有50位数学家获此殊荣,这50位当代数学大师的成就,在相当程度上代表了当代数学的水平和进展。
 
获此殊荣的华裔数学家丘成桐拥有美国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教授、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主任等多重身份,在他到香港转机,即将飞往美国之时,记者有幸找到了他。尽管操着一口并不流利的香港普通话,但丘成桐依然热情地和记者畅谈了他的获奖过程以及治学理念。
 
丘成桐说,1月31日晚上,他收到以色列教育部部长兼沃尔夫基金会理事长Gideon Sa’ar的亲笔签名来信,通知他获得了2010年的沃尔夫数学奖,原因是他“在几何分析方面的贡献,以及对几何和物理领域产生的深远影响”。
 
丘成桐告诉记者,定于5月13日在耶路撒冷举行的沃尔夫奖颁奖典礼,他将与美国数学家丹尼斯·沙利文分享10万美元的数学奖奖金。
 
国际数学大师唐纳森(Simon Donaldson)将丘成桐誉为“近1/4世纪里最有影响的数学家”。丘成桐几十年来一直非常“高产”,他解决了一系列猜想和重大课题,如卡拉比猜想、正质量猜想、闵可夫斯基问题、镜猜想以及稳定性与特殊度量间的对应性等数学领域内的难题。作为几何分析学科的奠基人,丘成桐和卡拉比命名的“卡拉比—丘”流形已经成为数学和理论物理经常用到的基本概念。
 
对于这次的获奖,丘成桐表示,他已看得云淡风轻。他曾获得过克雷福特奖,这是瑞典皇家科学院为了弥补诺贝尔奖不设数学奖的空白,而特意设立的6年才颁一次的数学大奖。他更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选择在国内建立更多的研究所,以此培养出“真正的”年轻科学家。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我只希望年轻人得到尊重。”丘成桐说,面对目前中国的高等教育的现状,虽然有些改进,但是在教育环节中,仍然存在着很多的纰漏。
 
如何培养出优秀的年轻科学家,让年轻人发挥所长,这应该是目前中国教育最为关心的问题。丘成桐表示,要培养出一位优秀的年轻学者,就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经历去提拔他们,首先要有一位优秀的指导老师指导他们往一个正确的研究方向走,辅助他们作出一流的研究结果,同时,还要对其进行鼓励,提供一定的经费、报酬让他们发挥所长。他强调,对于优秀的年轻学者要给予相应的提升,让学生觉得自己从事的这项工作能够得到尊重,就会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但是目前在对年轻学者的培养中,每一个环节做得都还不够,首先是经费,其次是学院中的评审制度极不健全。”丘成桐举例说,中国对精英大学拨款还不及美国主要大学的经费的1/10。哈佛大学一年的经费是35亿美元。
 
除此之外,无论大学还是研究所,无论从行政还是教学方面,能够判定一个学生在学术上的研究结果、提拔优秀年轻学者的评审者往往都是固定的那几个年老学者,他们对于与日俱进的研究结果只能看到极为狭窄的一面,对于年轻学者新的研究理念,很多老学者根本无法理解。
 
丘成桐说,在美国大学,一般来讲都希望能够聘请到40岁以下的教授,在特殊情形下,会考虑聘请40岁到50岁的教授。60岁以上的教授除非在极特殊的情况一般不聘请。而不久前哈佛大学聘请的两位终身教授,年纪都是20多岁。而在中国,院士的年龄平均都在70岁左右。同时,为了利益之争,有时也会出现因不同派系的两方评审者相互进行打击,不同学校为了保护自己校方的利益,将自己学校的学生分数打高点,而给别的学生则会打低点。
 
“要做伟大的工作就必须有一颗平常心,为兴趣而努力。” 丘成桐感慨地告诉记者。
 
对于中国目前种种超出教育以外的问题,丘成桐叹了一口气,他表示,这种机制对年轻学者的打击是致命的,很多年轻学者为了作出好的研究,不辞辛苦,历时多年,但最终在评审环节中却看到研究不如自己的人被提拔,自然会不平衡,选择放弃。长此以往,中国的人才会像沙漏一般,一点点地流失殆尽。
 
丘成桐向记者提及一个例子:复旦一名39岁的年轻数学学者,因自己的研究结果常年不被重视,最后被迫到国外的研究所工作,在今年他被数学大会邀请演讲他的数学研究理论后,才被中国相关学术机构重新重视。
 
丘成桐说,在如此焦躁的研究环境下,年轻的学者们不会想到与优秀的学者相互往来彼此交流,反而是与有权力的人进行更多的来往,年轻学者只要了解到评审者所研究的方向,就都会朝着这股主流方向进行研究,而更多所谓的冷门或是基础科学研究却无人问津。
 
谈起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时,丘成桐认为在恶性循环之下,中国原本好的人才没有留住,新的人才又不被发现,所以优秀人才越来越少。丘成桐建议,目前解决优秀人才缺乏的唯一方法,是大量引进海外甚至是非华裔的学者,让他们共同参与到如何建立一个好的教育和科研机构的工作中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4-1-21 22:31:20 grdegr
是要狠狠的开放,
2014-1-21 22:30:48 grdegr
是要狠狠的开放,
2010-7-25 1:49:54 yhsjc
体制!门坎!是不公平的,谁给提供一个公平的舞台,学界的悲哀!
2010-6-28 10:20:05 匿名
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2010-6-20 14:37:14 匿名
"目前解决优秀人才缺乏的唯一方法,是大量引进海外甚至是非华裔的学者,让他们共同参与到如何建立一个好的教育和科研机构的工作中来。"

这句话不应该是丘先生说的
目前已有35条评论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神农架:从“木头经济”向“生态经济” 高科技智能项链:貌美又便民
大脑神经细胞也有老熟人 新研究表明海龟总体数量正在增加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