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悦生 陈彬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0-4-13 9:44:59
选择字号:
加州大学涨价引发抗议余波未了

 
亚历山大·多本尼克是一名加州大学政治学专业的本科生,目前,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去年冬天因学费或其他费用上涨而导致的加州大学校园抗议示威活动不会再有了。
 
“我们只是多交了几百美元而已,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多本尼克说。去年11月,鉴于政府的拨款年年减少,辖有十所分校的加州大学董事会决定上涨学费,学费上涨幅度高达32%,消息一出便引发学生的强烈抗议。
 
每天多交4美元
 
在多本尼克看来,当最开始的两轮涨价殃及加州校园时,一开始他每天多交的钱只有4美元,这还抵不上他们每天喝大杯豆奶铁拿的钱。多本尼克不想被这些钱打乱自己的学习生活,所以他反对其他学生对于涨价的抗议,他将自己的观点也写到了Facebook上。
 
在亮出自己的观点后,多本尼克惊奇地发现,自己不但没有被声讨,还有近百余学生在网上加入了他,校园的新闻机构也采访了他,甚至国家保守和自由团体都打算招募他。
 
“你们仍然在接受着这个国家最好的教育,你们应该心存感激。”多本尼克说。
 
在加州大学,多本尼克说涨价就意味着今年春天要多交293美元。学校教学安排上显示校园在这段时间将开放73天,即学生每天真正需要多支付的金额只有4.01美元。在已经开始新学期的伯克利,这一数字是每天5.22美元。
 
“这里有优先权的危机”
 
事实上,在质疑校园抗议这件事上,与多本尼克持相同观点的还有很多人。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个名叫每日加州的网上,几乎每天都会因此发生激烈的辩论。
 
在现实生活中,这种分歧也十分明显。在伯克利最近的一次示威中,尽管很多人都承认最近的涨价并没有对自己的学习造成很大的影响,但依然有人拿着麦克风大喊:“教育是我们要誓死守卫的一项人权。”
 
一位大学生说:“我一直很努力地想要成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员,如果要回到社区大学读书,太令我伤心了。”她很害怕明年自己要去读社区大学,因为社区大学所需要的费用比较低。另一名学生则认为,学校应该减少管理层的薪水,而不是提高学生的学费。
 
扎克瑞·泰勒也是抗议行为的支持者之一,对于像他这样的学生来说,一点点涨价就已经很让人吃不消了。为了支付他在市区上学的这个学位,泰勒已经将他全部的学科课程压缩到三年,并在5月将就从伯克利毕业。
 
泰勒说他支持抗议的重要原因在于,这些行为引发了人们关于国家未来的讨论。“这里有关于优先权的危机。”他说。
 
接到今年秋天伦敦大学经济学院通知书后,20岁的泰勒说加利福尼亚人需要对目前教育、税收和立法的僵局,以及国家未来将要变坏的情况展开既麻烦又冗长的讨论。
 
“每个人都很郁闷,但至少我们可以达成共识,这才是我们的起点。”他说。(周悦生 陈彬)
 
《科学时报》 (2010-4-13 B3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银河系最大“气泡”亮相 天上没交警、卫星多,怎样避免出“车祸”
科学家在噬菌体抑菌机制领域取得进展 中科院南海海洋所发现“皇冠”分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