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柯可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0-4-12 9:33:12
选择字号:
科学时报:“零宽容”还需要“零尺度”
  
古希腊诡辩论者欧布里德曾提出过“谷堆论证”的哲学论题:一粒谷子是否可以形成一堆谷子?具体内容是,一颗谷粒不能形成谷堆,再加一颗也不能形成谷堆,如果每次都加一颗谷粒,而每增加一颗又都不能形成谷堆,那么怎么形成谷堆呢?
 
显然,上述论证本身在性质上是错误的、诡辩的,论证结果也与事实不相符,但却把量变和质变的矛盾及其转化这一重要哲学问题提了出来。即使今天,当我们掌握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关于量变与质变的辩证关系时,有时面对具体问题,也难免因为自由裁量空间过大,或根本没有裁量标准而左右为难。
 
3月10日,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彬彬在国家级核心期刊《文艺研究》上发表长篇论文《汪晖〈反抗绝望——鲁迅及其文学世界〉的学风问题》。文章中,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晖写于20多年前的博士论文《反抗绝望》,被指存在多处抄袭。
 
近日,该事件引发的讨论越来越多,“挺汪派”和“倒汪派”针锋相对,辩论也超越了事件本身。虽然以北大教授钱理群、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赵京华等人为主的“挺汪派”声势更壮一些,但不难从来言去语中看出,“这本书在引文方面确实有不够规范的地方,但这属于技术上的问题”(鲁迅博物馆馆长孙郁)。“以今天的学术标准来看,《反抗绝望》可能确实在引文等方面存在不够规范的问题,但这不能简单称之为剽窃”(钱理群)。
 
从2007年中科院提出《科学不端行为的六条认定标准》,到2009年8月26日科学技术部、教育部、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和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等10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我国科研诚信建设的意见》,再到今年3月30日国务委员刘延东在“科研诚信与学风建设座谈会”上指出,对学术不端行为要采取“零宽容”政策,严格要求,严厉约束,有一个处理一个,并公开曝光,决不让弄虚作假、剽窃抄袭行为有立足之地,学术界对“科学不端”或“学术不端”行为的围剿决心和力度越来越大,但在具体问题上,却存在无人裁定和没有裁定标准的问题。
 
在对学术不端行为“零宽容”之前,需要有“零尺度”来判定。去年也发生过两例某校(院)长“论文抄袭事件”,最后以当事人单位宣称是“学术观点不同”而告终。就像在授予汪晖博士学位时,有一个学术委员会来认定是否授予一样,如果出现有关学术不端的争议,应该有个机构或组织来认定其是否存在不端,或不端的程度怎样。“挺汪”与“倒汪”的呼声再高,终究不是权威机构的正式结论。
 
如果2009年出现的“最牛论文”(两篇论文只有署名不同,其他内容从标点到致谢毫厘不爽)算是最大的“谷堆”,算是100%抄袭的话,那汪晖“引文方面确实不够规范”算是一两颗“谷粒”呢,还是多颗“谷粒”呢?或是根本连“谷粒”都不算呢?
 
钱理群认为,以20年前的标准判定,这种不规范的引用不是剽窃。那么,如何证明20年前的标准不如现在严格呢?20年前的学者们是都这样引用还是只有一部分这样引用,引用的比例大概是多少?当时这样引用的比例多高,才能说明这篇20年前的论文合乎规范呢?
 
在学术论文中,出现百分之几的问题又是在容错范围中的呢?
 
在量和质之间,我们还缺少一个给定的标准。我们急需这样一个组织,即便是一个临时性的组织(最好有“挺汪”与“倒汪”两派学者参与),急需这样一套标准,即便是个并不严谨、不科学的标准,来还汪先生或王先生一个清白。
 
《科学时报》 (2010-4-12 A4 科学基金)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用高品质水稻满足多样化需求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