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来源:文汇报 发布时间:2010-4-4 14:59:48
选择字号:
叶企荪:工资比毛泽东还高的科学家 恋爱失利而终生未娶

右起第三人是叶企荪

叶企荪,清华大学物理系的创始人,他的门下,走出了中国科学院79名院士。叶先生的学生李政道称自己的老师为“中国物理学的奠基人”。在知识分子不太吃香的时代,叶先生的工资比毛泽东还高。
 
当时实在“阔”得很
 
在我们平常人眼里,科学界的人在1949年后好长时间都不大吃香,至少“臭老九”的帽子是戴着的。因此,当有一位老先生告诉我当年有的科学家工资比毛泽东还高,这着实是有些不能相信。
 
然而老先生说这是事实。他还举了一个例子,那就是叶企荪先生。
 
老先生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在中国科学院数理化学部工作,担任秘书,而秘书们的总管是谁呢?这个人的名字也会有很多人熟悉——那就是邓稼先。
 
数理化学部是科学院当时的第一大部(似乎还有一个科学技术部),在这里做秘书,最低,也得是当时全国十大名牌大学的高材生。
 
老先生告诉我,当他毕业的时候,全国只有5万名大学生,今天,有500万,是他想不到的。似乎也有为自己是那五万分之一有些得意的样子。
 
因为做这个秘书,教授们的工资多少,老先生也自然有数。
 
当时,叶企荪先生的工资,是360元。
 
毛泽东呢,则是404.8元。
 
如果是这样,怎么能说叶先生比毛泽东工资还高呢?
 
因为叶先生还有一个固定收入,他是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学部委员每个月要补100元钱的。所以叶先生的固定收入是460元。
 
460元是个什么概念呢?老先生说,当时他的师兄在清华教书,每个月拿出8元钱来当伙食费,可以天天吃水鱼王八的。所以叶企荪先生当时实在“阔”得很。
 
叶先生还不是最有钱的,当时工资最高的,既不是国家领袖,也不是科学家,而是梅兰芳——梅先生的工资一个月2000元。比他少一点的是马连良,马先生一个月1800元。
 
所以抗美援朝时梅先生捐就捐飞机,那才是大手笔呢。
 
接济学生和亲戚
 
叶先生是很简朴的人。他的钱多半是接济学生和给穷亲戚花掉了,有些积蓄也在“文革”中被洗劫一空。那位在数理化学部当秘书的老先生,当时经常为了审稿的事情去叶先生家——那时候没有传真和电子邮件,重要的稿件只能秘书自己跑。他说叶先生家在北大,是个老院子,周围环水,给人感觉像个岛,是个很让人羡慕的地方,但先生偶尔留他吃饭,一起吃的都是很简单的饭菜。唯有一次吃到了好东西,是在三年困难时期。当时先生看他送稿来,就招呼他说来得正好,于是送给他4个苹果。
 
当时的情况是全国都在挨饿,先生也很消瘦,却有苹果给自己吃,还能带回家!小秘书喜出望外,那苹果的滋味和带来的快乐,一直记到了几十年后。
 
后来才知道叶先生是政协委员,有权利到政协的内部商店买东西10次(估计是一年10次)。当时学生们没有东西吃,叶先生就把能买的配额都买了苹果,放在家里,来的学生、同事就一人送4个,送完了,自己再去买。先生自己吃过没有,就不知道了。
 
他在困难时期,利用自己的身份给来送稿件的后辈苹果似非特例,在有关文献上曾经记载他类似的事情。三年困难时期,国家为了照顾著名学者,给他们“特供”一些牛奶,叶企荪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当他看到自己所教班级的学生有人患浮肿时,就把自己的牛奶让这学生一定喝下去,他说:“我没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这点牛奶你们一定要喝下去。
 
同事们有困难时他总是伸出援助之手,许多青年师生曾长期寄居他家。钱三强学成回国时,因学校暂无合适住房,叶企荪主动向校长提出,可暂住他家。
 
叶企荪总是宽厚待人,从不在背后讲别人的坏话,甚至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极大委屈时,也不讲抱怨的话。他的侄子回忆到,叔父没有向任何人表示过在“文革”中所受的苦,他的看法是,世界上和历史上被冤枉的事情很多,没有必要感叹自己的人生,他对自己的遭遇淡然处之。晚年的叶先生,疾病缠身,两脚肿胀,仍经常坐在一张旧藤椅上,读着古典诗词或历史书藉。
 
叶企荪先生何许人也?老实说听到他的工资比毛泽东还高的时候,我对先生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物理学家。这两天准备整理这段文字,查找叶企荪先生的情况,才突然看到了一位大师的影子。
 
叶企荪,清华大学物理系的创始人,他的门下,走出了中国科学院79名院士。他曾任国民政府中央科学研究院干事长,在世界上为精确测量普朗克常数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普朗克常数的内容我一直没有搞清楚。但我知道有了这个常数以后,有很多物理方面的计算就变得迎刃而解。叶先生的学生李政道这样评价自己的老师——“中国物理学的奠基人”。
 
终生未娶的“传说”
 
另一件有关叶先生的传说,就让我有些真伪难辨了。
 
那就是叶先生的终生未娶,缘于在一次恋爱中的失利:在和一名同僚同时钟意于一个女孩子的时候,做了个君子协定。结果女孩子的红绣球打中了他的对手。先生就此淡泊于感情,专心治学一生。
 
这件事有些让人难以相信,因为叶先生是如此优秀——书香门第,哈佛大学的博士,清华物理系的第一任系主任,卓越的成就,崇高的气节加上英俊脱俗的外表,如此人中之杰,有谁做得起叶先生的情敌?又有哪个女孩子会舍得放弃叶先生呢?
 
据说,这个女子,就是当时北平女子师范大学的校花王蒂澂女士。
 
而叶先生的情敌,就是中国科学院数理化学部的周培源先生。
 
这个说法我最初是不大相信,因为周培源先生是1929年进入清华大学任教的,1932年与王蒂澂女士结婚,假如和叶先生有这样一段事情,则当时的叶先生已经30岁了,以其时社会风俗而言,似乎有些过晚。
 
然而,和我讲起这件事的那位老先生,却是和周先生、叶先生一起工作过的,今年已经75岁高龄,在中国今天的物理学家中,可以排在前十位之中,说话一向十分可靠。
 
更为可靠的是,老先生说起了叶先生败北的原因,看来竟然很合逻辑。
 
据说叶、周之间有了君子协定之后,就等王蒂澂女士自行选择了。结果虽然叶先生是系主任,薪水也比当教授的周先生高,王蒂澂女士最终还是选中了周先生。其原因,知情者分析有两条。
 
一条是叶先生略带口吃,因此交往的时候惜字如金,表达的时候不那样清楚明白。叶先生不是教授吗?口吃怎么当教授?这一点儿都不奇怪,好几位我见过的科学工作者生活中都有一点口吃,但是在讲台上却侃侃而谈,看来无非“不紧张”这三个字。
 
谈爱情的时候,很少有人不紧张,教授也罢。
 
另一条是王蒂澂女士一直倾向于找一个身材较为高大的伴侣,周培源先生恰好是又高大又英俊;叶企荪先生虽然英俊却不够高大,于是败北。然而,周先生夫妇,确实是中国学术界的模范夫妻,假如叶先生有灵,应该也会为他们而感到欣慰吧。
 
叶企荪终身未婚,无私地为我国教育、科学事业的发展奉献了一生。他的门生遍布海内外,大家都深深地尊敬和怀念这位物理学界的老前辈。中国物理学会为纪念他,特别设立叶企荪物理学奖,奖励在固体物理学研究方面做出重大贡献的物理学家。(摘自《那些中国人》萨苏 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1月版)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菱形石墨“透视”超导体 “黎明”号揭秘谷神星
茶产业如何打造下一个万亿级目标 新纳米孔材料打破分子交通堵塞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