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陆琦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0-12-28 9:49:47
选择字号:
晨兴数学金奖得主王慕道:做数学,很开心

 
王慕道
 
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教授。研究兴趣包括微分几何、离散群、偏微分方程和广义相对论。在台湾大学获数学学士和硕士学位,并在哈佛大学获数学博士学位。取得的奖项和殊荣包括2007年陈省身奖、2007年Kavli研究基金奖、2003年至2005年斯隆研究奖学金、2000年斯坦福大学哈乐德培根纪念教学奖以及自2001年以来获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研究奖助金。
 
“做学问的人希望得到肯定,尤其希望得到自己尊敬的人的肯定。晨兴数学奖评委会颁给我这个奖,是对我的极大鼓励。我希望把每一次得奖都当做前进的助力,鼓励我向前看,而不是去享受曾经拥有的东西。”
 
12月17日,在第五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上,2010年晨兴数学金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教授王慕道这样表达他获奖后的心情。
 
其实,这是王慕道第二次在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上拿奖了。早在3年前,王慕道因其对数学研究和在推动数学发展的公职服务方面的卓越贡献获得了2007年陈省身奖。
 
再次得奖,王慕道显得很平静,连称自己“运气不错”。“我会继续我的研究方向,对很多问题我都有兴趣,希望能有更多的突破。但这绝不是说,我做数学就是为了得更多的奖。”
 
前卫的研究
 
王慕道的研究,听起来太专业、不太好理解。
 
大会颁奖辞中这样写道:王慕道教授荣获2010年晨兴数学金奖,以表彰他在微分几何和几何偏微分方程方面所做的重要工作。王教授建立了高余维平均曲率流的长时存在性、正则性及收敛性的精确刻划,在广义相对论准局部质量的工作为时空中任意曲面作出了非常成功的定义。他的这些贡献在相关领域都有开拓性和持久的重要性。
 
“科学进展就是这样,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每个问题刚开始研究的时候都会感觉很难理解。尤其纯数学研究,就是在前面铺路。”王慕道笑言,“现在大学生都要学的微积分,其实早在18、19世纪的时候,看起来也是非常复杂、非常前卫的,当时没几个人懂。”
 
王慕道称自己是一个几何学家,“运用数学分析的方法来研究几何”。
 
“我研究的是非线性的问题。”王慕道举了个例子来解释“非线性”:人类的活动会对生态、气候造成影响;与此同时,生态、气候的改变又会反过来影响人类的生活。这就是一种非线性的现象。“就像演舞台剧一样,不是在固定的背景下演出,演出的剧目会改变背景,背景又会影响戏剧本身。”
 
王慕道最近的研究跟广义相对论有关。他尽量用通俗的语言向记者讲述自己的工作:广义相对论提出,天体在运动的同时,会造成整个时空的弯曲,因此整个背景是随着天体的运动在变化的。我们平时感觉不到重力,但重力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而重力本身就是非线性的,对其能量的研究至今还不是很透彻。“这些现象大部分可以用数学中的微分方程来描述,也就跟我的研究有关系。”
 
对于王慕道来说,广义相对论中仍然充满了值得探索的可能性。不难发现,在爱因斯坦发表他的理论90多年之后,广义相对论依然是一个高度活跃的研究领域。
 
“很多重要的工作是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是需要积累的。”王慕道谦逊地说,“作为数学家,我们其实一直在耕耘,一直在做我们觉得应该做的事情,但是能不能做出来,其实里面还是有运气成分在的。”
 
母亲的支持,老师的影响
 
“我不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我的成绩一直起起伏伏。”王慕道告诉记者,他对自己感兴趣的学科(比如数学)会花很多时间,相对成绩好一点;而对一些不感兴趣的学科,临考试前还在挣扎到底要不要花时间复习,就为了得到一个好成绩。
 
尽管王慕道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好学生”,但他从小就对数学特别感兴趣。“我能够走上数学研究这条道路,要感谢两个人。”
 
一个就是他的母亲。在王慕道9岁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是母亲一直非常非常支持我。”
 
1984年王慕道考入台湾大学的时候,他的第一志愿并不是数学系,而是热门的科技专业。念完一年后,他才决定转到数学系。
 
“当时就有很多人跟我母亲讲,如果转数学,将来的经济前景可能就会差很多。但是母亲很了解我,她支持我的决定。”
 
1992年遇到丘成桐,王慕道形容那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下定决心把研究数学作为终生职业。
 
1992~1993年,丘成桐访问台湾,王慕道参加了他的讨论班。“那个时候真是眼界大开,觉得数学值得我倾注一生心力。”
 
从最初的老师到后来的合作者,丘成桐不仅是王慕道最崇拜的学者,也是对王慕道影响最大的人。
 
“他不只是教了我数学,还教了我很多其他方面。比如,认真的治学态度;对学术锲而不舍的精神,遇到复杂、困难的问题有勇气坚持下去;看事物的眼光和洞察力等等。我都很钦佩并会努力向他学习。”
 
在丘成桐的眼里,王慕道是个“极有才华的学生”,可王慕道觉得自己只是刚刚跨过“数学天赋的门槛”,他坦言:“在数学研究中沮丧的时候占了绝大部分,甚至很多时候都想过放弃。每想十个问题,有一个做出来就不简单了。”
 
每当沮丧的时候,丘成桐都会给予王慕道很大的鼓励:“坚持是非常重要的。”
 
“年轻的时候比较不能接受失败。”王慕道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了解到,其实可以从失败中学到许多东西,失败会让人更加清醒。”
 
兴趣最重要
 
很多数学家都很“孤独”,因为他们喜欢有一些自己的时间来想问题,包括王慕道。“我属于比较普通的数学家,有机会就喜欢把自己关在一个地方。我喜欢在飞机上的感觉,可以自己一个人想问题,没有人打扰。”
 
也有些数学家像海绵一样,喜欢和不同的科学家交流,吸取他们的智慧,比如丘成桐。王慕道非常鼓励自己的学生多与人交流,“关起门来思考会有些盲点,跟人交流以后可能就会豁然开朗,因为跟有智慧的科学家交流后的受益是非常大的,可以学到不同的思考问题的方式。”
 
身为教授,王慕道认为,首先要给学生指导一个好的方向。“因为作科学研究,必须要有开阔的眼界,而刚进门的学生可能这方面比较欠缺。”其次,要让学生知道所研究领域的热点问题和前沿问题。最后,要营造一个好的学术环境。“最好把生活和数学融在一起。到哪里都可以做数学,这是数学的一个优势。”
 
王慕道还特别强调,无论做什么,兴趣是最重要的。“只有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才能一直坚持下去。凡事都会遇到高潮和低潮,我在低潮的时候不放弃,全依赖自己对数学那份深厚的情感。我常常会想起年轻的时候,有多少个夜晚都是数学陪着我。正因为有这么深的情感,才让我无论碰到什么困难都能撑过去。如果没有那股热情,一旦遇到挫折就很难坚持下去。”
 
科学研究需要灵感,数学也不例外。王慕道说:“有时候一个问题想不出来,如果一直想就会钻牛角尖,不如去外面散散步、翻翻杂书或是听听音乐,让脑袋清醒清醒,然后再回来想。”
 
“数学家可不是成天埋头做题的书呆子。”王慕道在大学的时候喜欢做运动、看电影,现在的他喜欢静态的活动,比如听音乐、读传记小说。“很多时候,看杂书都是在家里的动感单车上完成的,边锻炼、边放松。”
 
“数学家的生活都差不多,我们的脑袋一直在运转,甚至跟小孩子玩的时候也在想问题。”看得出来,数学已然是王慕道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我太太跟我母亲常常搞不清楚为什么我会突然特别高兴、特别兴奋。其实做数学真的令我很开心。”
 
《科学时报》 (2010-12-28 B3 综合)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1-1-3 8:57:21 匿名
建国以来,我们在许许多多重大数学领域造假,或者夸大成果。例如:
1.哥德巴赫猜想。
2.庞加莱猜想。
3,斯坦纳比猜想。
4.机器证明。
,,,,,。
结果,不仅没有使得我们成为数学强国,反而名誉受到损害。
我们应该好好反省了。
2011-1-2 12:24:59 匿名
楼下的不用这么敏感和紧张吧,什么言论都是允许的
2010-12-30 18:22:52 匿名
引用:“原来是丘的合作者呀,怪不得可以....”
你是小人一个!
2010-12-29 14:19:36 匿名
王慕道:一看这个名字可以推断,他的父母应该是信耶稣的
2010-12-29 7:37:17 匿名
原来是丘的合作者呀,怪不得可以....
目前已有6条评论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巨型真菌媲美购物中心 美科学家不端行为殃及整个相关研究领域
科学家找到127亿年前的巨大原初星系团 喜马拉雅水电“梦断”滑坡?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