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丹红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0-11-29 8:49:13
选择字号:
NSF新主任萨布拉·苏瑞喜:亚裔人士不应只满足于作研究

 
NSF第13届主任、印度裔工程师萨布拉·苏瑞喜(图片提供:《科学》)
 
2009年3月9日,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田长霖教育领导奖”颁奖典礼上,作为获奖者之一,印度裔麻省理工学院工学院院长萨布拉·苏瑞喜(Subra Suresh)表示,亚裔人士不应只满足于作研究,而应争取担负领导责任。田长霖教育领导奖是亚太基金会为纪念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已故校长田长霖而设立的。一年半后,2010年10月18日,54岁的苏瑞喜正式出任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第13届主任,任期6年。他是NSF自1950年成立60年来第一位出任主任的亚裔美国人。
 
从33年前第一次坐飞机赴美留学的印度学生,到今天的NSF掌门人,苏瑞喜有着传奇的经历,他在接受美国《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麻省理工学院是一个可见的机构,而NSF的这份工作让你有机会影响所有的机构,而不只是一个机构,还可能会影响全世界。我期待着这一挑战。”
 
穷学生到美国
 
苏瑞喜出生于印度钦奈市的一个中低层家庭,是家中的长子,他还有一个弟弟。因为母亲认为家中有两个孩子实在难以管教,他在4岁时就上了一年级。经过竞争激烈的考试,他得以进入印度顶尖大学——印度理工学院学习,也因此成为家族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在从印度理工学院获得机械工程学学士学位后,他选择到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留学,主要原因是这所大学同意免去他的申请费。他记得在留学期间,每周都会给母亲写信,因为当时每分钟4美元的电话费让他望而生畏。
 
1977年,22岁的苏瑞喜平生第一次坐飞机来到美国。1979年,他获得爱荷华州立大学硕士学位;1981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他曾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做博士后,1983年成为布朗大学工程系助理教授,并于1989年晋升为全职教授;1993年,他回到麻省理工学院,并于2000年出任麻省理工学院材料科学和工程系主任,2007年出任麻省理工学院工学院院长,并作为共同创办人创办了一个公司,以将他的一项发现商业化;他是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曾获欧洲材料奖等多个奖项。
 
6月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苏瑞喜为NSF新主任,以接替5月辞职的前主任阿登·贝门特;9月30日,国会参议院批准了这一任命;10月8日,苏瑞喜在华盛顿宣誓就职。NSF创立于1950年,2010年度的预算为69亿美元,2011年度预算需求为74亿美元,比2010年增加7%。
 
苏瑞喜的老师、爱荷华州立大学退休教授卡尔·格斯耐特说:“苏瑞喜不是一个夸夸其谈、自我吹嘘的人,但他相当尖锐,他是我曾有过的最好学生,他的成绩单上都是A……他知道得很多,总是以正确的方法回答问题。”
 
面临新挑战
 
10月18日是苏瑞喜作为NSF主任正式上班的第一天,他参加了第一个白宫科学展览,受到奥巴马的欢迎,但他仍然面临风云际变的新挑战。
 
根据2007年的《美国竞争力法》,奥巴马已承诺10年中将NSF和其他两个联邦科学机构的预算在2006年60亿美元的基础上增加一倍,以扩大联邦政府对基础科学和科学教育的支持,这项提议得到国会两党的联合支持。
 
然而,政治和金融环境总是变幻莫测。2010年春天,因为过度开支和联邦新项目的产生,对2007年《美国竞争力法》的再授权在国会两党的争论中陷入困境,最终通过的是一个缩水版本。总统提出NSF在2011年的预算要增加7%,但只有少数人相信这一方案能在明年1月的国会中通过。在2010年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中,共和党东山再起,赢得国会众议院多数党席位,而民主党在参议院勉强保持了多数党席位,新一届国会大会将于明年1月召开,为了降低2010年度高达1.3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新国会可能会努力将联邦支持拉回到2008年的水平,美国的科学家开始担心自己的命运。
 
在2009年的经费达7870亿美元的《美国复兴和再投资法》中,NSF获得了30亿美元的意外收获,它也同样面临经费因政治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观察家们担心,如今学术界也将面临“在哪里工作”的问题。苏瑞喜会担心这些问题吗?
 
托马斯·玛格南提曾聘请苏瑞喜为麻省理工学院材料科学和工程系教授,2007年,苏瑞喜接替他任麻省理工学院工学院院长。他在谈到苏瑞喜时说:“他将带着对研究的知识和热情、对科学和技术极大的创造性和宽泛的视野走马上任,并将这些技能应用到整个科学界、国会和政府部门。”玛格南提去年被任命为新加坡技术设计大学的创建校长。
 
作好准备
 
苏瑞喜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他已经准备好开始新工作。甚至在参议院正式批准他的6年任期之前,他已经开始向同事询问NSF面临的各种问题。在任职之初的几个星期里,他已开始和NSF的1500多名科学家和工程师权衡这些观点和建议,他说,目标是寻找比较容易有成果的方法。
 
苏瑞喜谨慎得不过多承诺,但清楚地知道一部分变化已经开始:“单独地看,每个变化都很小、不重要,但合在一起,它们就能对整个机构的士气和效率产生巨大影响。”他指出,其中一个早期的变化是适当改变NSF过度紧张的同行评审系统,这是一个先锋项目,即用现代通讯工具解决评审会的计划安排问题。
 
苏瑞喜考虑的另一个问题是从本科生到资深学术界人士,美国科学天才在各种层次上的流失,他将之称为“泄漏管道”,他已经开始和NSF的资深管理人员讨论这个问题。
 
《科学》的文章指出,尽管苏瑞喜表示他还需要许多有关NSF运作管理的知识,但实际上他已经有相当的智慧避免谈论与政治洪流相关的敏感话题。比如,他拒绝谈自己是否愿意改变NSF过于宽泛的经费分配地理图。在国会里,部分科学家认为这种分配方式降低了NSF资助项目的质量。另一个问题是在NSF的项目安排中,如何在研究人员和大型研究中心之间、在资助研究和基础设施之间保持恰当的平衡,这是学术界领袖们永久关心的一个主要话题。苏瑞喜说,这涉及到多方面的问题,各方面都需要考虑。
 
苏瑞喜期望就这些问题和其他事项与国家科学委员会进行讨论,委员会能帮助他团结改革所需要的力量。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的24位成员由总统任命,负责制定NSF的总方针,目前,委员会还有10个位子空缺,因为白宫还需要提名人选以接替完成6年任期的委员。
 
《科学时报》 (2010-11-29 A3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第一块“细胞培养肉”诞生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