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光木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0-10-7 17:30:58
选择字号:
媒体评论:把研究视为游戏却得诺奖的最大启示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科学家安德烈·海姆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以石墨烯研究获得2010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诺贝尔物理学奖评审委员会说,之所以授予这两位俄罗斯裔科学家物理学奖,是为了奖励他们“研究二维材料石墨烯的开创性实验”。新闻稿中,评审委员会介绍,把研究工作视为“游戏”是海姆和康斯坦丁团队的特点之一,“在过程中学习,谁知道或许有一天会中大奖”(新华网10月6日)。
 
再也没有什么比海姆和康斯坦丁的传奇经历更能诠释研究与游戏之间的“鸿沟”的了,以往,我们都觉得游戏就是游戏,研究就是研究,玩味和严肃无论如何也不能硬拼到一起的,可是现在,海姆和康斯坦丁却向我们作了最强有力的反证:用游戏的态度去对待科学研究,未必就出不了伟大成果。
 
当然,海姆和康斯坦丁所诠释的游戏态度并非把科学研究当成儿戏,玩玩而已,而是把游戏的趣味融入到科学研究当中,就像小孩子玩游戏一样,不受任何拘谨地尝试无数种可能。试想,如果不是凭借这种游戏态度,海姆和康斯坦丁怎么可能在众多资历和造诣都要比他们深得多的科学家中另辟蹊径、脱颖而出,想到用铅笔和透明胶带,将一张纸上的铅笔笔迹进行反复粘贴与撕开,从而成功分享出厚度只有0.34纳米的石墨烯呢。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反观我们,诺奖之所以成为国人的一块心病,正是因为我们在看待科学研究问题上走了两个极端,要么是把学术行政化,以为凭借行政指令就可以把学术成果“计划”出来,要么是把学术神圣化,以为不通过高深莫测的“登天绝技”才能研究出有开创性的学术成果。孰不知,科学研究距离我们每个人并不遥远,尽管实验和计算的过程是冗长而复杂的,但至少实验和计算过程中所用到的方式方法可能是最简单的,平易近人的。就好比用透明胶带也能撕裂出0.34纳米石墨烯一样,谁都不能说伟大的发现(发明)总是那样“不通人性”“不近人情”。
 
现阶段,我们真正缺少的既不是先进的科研设备和必要的科研投入,也不是科研人员没有享受到必要的经济待遇,而是对待科学研究的态度有待匡正,科学固然需要严谨的态度,但切不可拿科学的严谨去吓唬人,因为科学是需要那么一点游戏精神的,像游戏一样专注,在游戏中体会快乐,或许到那个时候,我们离伟大学术成果的诞生就不遥远了。这正是海姆和康斯坦丁把研究视为游戏却得诺奖给我们的最大启示。
 
相关专题:2010年诺贝尔奖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史上最大水下火山爆发 我国系留浮空器创高空探测世界纪录
“木联网”来了! 新加坡“假新闻”法引发强烈抗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