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皮曙初 闫珣 来源:半月谈 发布时间:2009-6-8 16:41:23
选择字号:
武汉大学辅导员:应试教育导致大学生心理问题增多
 
做了14年的大学生辅导员,谢雅维深感学生辅导工作的分量有多重,也颇为当代大学生中存在的种种问题焦虑。谈及这些问题,作为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党委副书记的谢雅维心情很沉重:“尽管大学生思想状况的主流是积极、健康、向上的,但是随着时代环境的变化,大学生中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有些问题我能帮助他们解决,有些则无能为力。”
 
过高的期望,焦虑的心理
 
大学生的心理问题已经引起教育、心理、医学及社会工作者的担忧和重视,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它已成了影响学生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重要因素。近年来,高校里的自杀事件并非个别。谢雅维认为,这些问题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凸现了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多方面的失职。
 
她的学生中,也曾经发生过类似悲剧。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谢雅维谈起那起“跳楼事件”,仍然十分心痛。她说,那个学生非常优秀,还是校报的副主编,平时看起来也很活泼开朗,实在没想到,他会在深夜里爬上学校最高的楼顶……后来,心理分析师说这个学生是“阳光抑郁”,即在外人看来很优秀、很阳光,其实内在却隐藏着灰色的心理。
 
导致这个学生走上绝路的直接诱因让人难以置信:仅仅因为当天他主编的报纸清样,送给审阅的老师,老师没来得及审阅。这件事给了谢雅维极大震动。事情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她一直在思考它、理解它,寻找它的来龙去脉。在谢雅维看来,其实现在有不少大学生像那个学生一样,阳光灿烂的外表掩藏着难以琢磨的心理。
 
她认为,从小到大都承载的过高期望,是笼罩在孩子们头顶的沉重乌云。从上小学起,孩子们接受并不断被强化的观念就是考大学,考好大学,有大出息,这是来自家庭、学校的期望,也是整个社会的理念。过高的期望,使得不少学生长期压力过大,心理变形。结果,不知何时现实中的一点点挫折,就可能成为导火索,引发心理崩溃。
 
很多家长在充分满足孩子们物质需求的同时,却忽略了他们的精神需求。一名来自湖北省黄梅县农村的女学生,成绩一直十分优秀,却在大学期间多次出走。这名学生的父母在上海打工,父母对她惟一的关注和期望就是她的学习成绩。然而,从中学里众目睽睽的焦点,到大学里相形之下的逊色,使她的内心失去了平衡。尤其是与城里女孩比起来,不仅没有之前的优越感,反而觉得十分自卑,这时,心理危机就出现了。
 
谢雅维说,她去过一些农村中学。在那里,高中生接受的是近乎严酷的封闭管理,早晨五点半起床,接着就是学习、学习,很少运动,考大学是学生以及学校的绝对目标追求。
 
经济学上有一个关于幸福的公式:幸福=效用/期望。期望值过高,幸福感就会变低。来自家庭和社会的过高期望值,带给学生的往往是焦虑、抑郁、困惑和失落。
 
激烈的竞争,沉重的压力
 
网络一些耸人听闻的“调查结果”,引发了人们对于大学生思想道德状况的争论,“超过半数的女大学生不反对做‘周末二奶’”、“二成以上的女大学生认为‘傍大款’很正常”等等,这些调查有多大的可信度姑且不论,但是大学生中存在的急功近利、诚信缺失等问题却不容忽视,“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找个好老公等于少奋斗十几年”等观念比比皆是。
 
谢雅维说,在全社会泛功利化的背景下,一些女大学生因为虚荣而产生了扭曲的心态,在选择感情、婚姻时置金钱于爱情之上,这很可能会使她们尝到后续的恶果。而在这些扭曲心态的背后,不仅是家庭和社会教育在某些方面的缺失,也是扭曲的竞争压力带来的后果。
 
就业的压力加大,竞争的压力加剧,使不少大学生产生焦虑。而竞争中一些不合常理的所谓“潜规则”,如在就业中不一定是看能力、看水平,而是看关系、看“活动”,这在一定程度上让许多大学生失去了心理平衡。“再比如录取研究生,有时候我们也主动跟那些可能找到其他途径的学生说,从正常的途径已经无能为力了,你得想想其他法子了。”竞争失序,社会不良风气的侵蚀,使大学生们十几年来从书本、从老师那里获得的道德观念、价值体系产生动摇甚至颠覆。由此,象牙塔就难免不清静,也难免会出现种种奇谈怪论甚至扭曲行径。
 
考试作弊是大学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对此,学校的规定一般都很严格,一经发现就可能开除学籍。然而,这样的处罚规定,却使得很多大学老师心里犯难:抓到谁就等于彻底毁了学生的前程。所以往往下不了手。这也使得一些学生心存侥幸,相信老师不会轻易抓人。而这又导致另外一些学生产生不正常的竞争心态。于是,一些大学生就把诚信的责任推托给了别人,而不是自己承担。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许多80后大学生习惯于把自己与外部世界隔离开来,戴上耳机在网上生活。“我们这一代人,可能戴上耳机,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就有一种不安定感,但是他们不一样,可能带上耳机才觉得安定。”这一生活方式,也让一些大学生生活、心理渐趋封闭,对周围的实际生活不关心、不信任,丧失责任感。
 
谢雅维说,目前大学生面临很多新问题,但学校辅导员人力有限,不可能走入每一个学生个体中。对班主任老师虽然有一定的课时补助,但是作为高校老师,考核的主要依据还是学术成果,对于与学生的沟通交流,除了激励,更需要时间、精力和爱心的付出。
 
体制的不顺,学生的无奈
 
“其实,各种矛盾归结到一点,就是应试教育的高考指挥棒作用。”谢雅维说,“因为这样选拔人才的机制,使得在基础教育阶段,学校、家长都过于关注孩子的成绩,却没有在孩子人格成长、情感发育、心理教育及多方面发展、因材施教等方面下工夫,使孩子成长上的问题越积越多。大学生存在的诸多问题,其实是孩子成长过程中各类问题的总爆发。”
 
高等教育管理体制中的种种弊端,也冲击着大学生的心理。一些所谓的热门专业重复设置、扩大招生,加重了毕业生的就业压力,而有些学校甚至只管扩大招生数量,不顾培养质量和就业出路,把经济利益完全置于社会利益之上。“比如播音主持专业,社会需求的人才是有限的,我们一直将招生规模控制在25人,但有的高校一下子就招录七八十人,明显没有就业出路,只会加大学生的就业压力。”
 
在高校里,学术剽窃的问题凸现,而比学术剽窃更为严峻的是学术腐败。“专家教授们越来越失去学术品格,屈从于种种考核、评比、项目、课题,屈从于领导权威。这种教育环境,也对大学生造成了一定冲击。”
 
跟随学生到农村高中支教,谢雅维感觉到“新高考无用论”在农村已经有一定的市场。一些高中生有一种悲观心理,觉得报考也不一定能考上,考上后也未必能有好工作。而父辈甚至同辈的经历告诉他们,打工也可以有出路。她说,这种现象有积极的一面:这些弃考的学生可以做其他的选择,选择学一门技术,做一名蓝领到社会最需要的部门中,使得市场可以更加合理配置资源。但在另一方面,这也需要我们的高等教育资源尽快作出调整,合理配置专业,适应社会需求。(原题为辅导员谈高校自杀事件:凸显家庭学校的教育失职)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