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吉泽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12-11 10:14:53
选择字号:
庄逢甘院士和夫人的爱情佳话:师生,“兄妹”,夫妻

 

两位耄耋老人,有着师生的经历、兄妹的情谊、夫妻的关系:一位是中国空气动力学的领军人物,一位是空军气象研究的高级工程师。婚后半个多世纪的不平凡的岁月,见证了他们演绎的爱情佳话——
 
师生 兄妹 夫妻
 
举凡学者大家,不但在知识领域传道、授业、解惑,而且在婚姻家庭方面也大有值得称道之处。庄逢甘院士和夫人戴淑芬高级工程师,从1953年结婚以来的半个多世纪的日常生活中,一个举案齐眉,一个敬如上宾,给人们呈现了科坛伉俪的幸福生活和高尚的人格魅力。
 
师生
 
1952年暑假后开学的日子里,中科院数学研究所的庄逢甘这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以兼职副教授的身份,给中国名校北京大学物理系气象专业的三年级学生讲授《流体力学》。站在讲台前的这位二十六七岁的归国博士,比三年级的大学生年长不了几岁,但他才华横溢,受到男生们的崇拜,也自然成了班上女同学的“偶像”。一位女生课后在黑板上模拟庄老师的板书和常州口音,逗得同学直笑。
 
1953年9月1日,大学毕业的戴淑芬与教过她半年课的庄逢甘老师,在哈尔滨喜结连理。当时什么都没买,只是照了一张结婚照,晚上到哈尔滨一家小饭铺吃饺子成了他俩的“婚宴”,新郎买了25个水饺,自己吃了15个,新娘吃了10个。
 
同是这一天,1953年9月1日,专门培养军事人才的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创立。此前是陈赓将军点名把庄逢甘从中科院数学所调到哈军工任空军工程系教授,主讲《空气动力学》并筹建实验室。两年后,钱学森冲破重重阻力回国。他回国不久到哈军工参观考察,一到学校,便提出要见加州理工学院回来的庄逢甘和罗时钧,那次见面给庄逢甘很多启迪。
 
不久,钱学森向国务院递交了《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草拟了我国火箭、导弹事业发展规划,开列了参与此项工作的21位高级专家名单,其中便有庄逢甘。
 
此后,庄逢甘长期坚持开展火箭、导弹空气动力学研究,并逐渐成为一名享誉世界的空气动力学家,曾荣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1985年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并荣获何梁何利奖、古根海姆奖以及齐奥尔科斯基奖;1990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91年被航空航天部批准为“有突出贡献的老专家”,1993年获航天奖。
 
兄妹
 
他俩之间,至今没有彼此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语言表白,也没有什么教堂或者婚礼上的海誓山盟,但心心相印,比翼双飞了50多年。也许是彼此视为兄妹,才这样志同道合。两颗心牢牢地拴在一起,酷似有着血缘的纽带。
 
1952年下半年,庄逢甘只为戴淑芬的班上开一个学期的课,她考试后感觉考得不好,感到很内疚,这位好强的青岛姑娘,在北京孤身一人,正像有了委屈给亲人倾吐的心理似的,她半是歉意半是解释地给庄老师写了一封信:没有学好老师的课,对不起老师,不知还能否再见到老师。不过只是三言两语,信寄出去,戴淑芬感到心里轻松多了。没想到过了两三天,兄长一样的庄老师从中科院数学所来北大女生宿舍看望大家,当时宿舍4个女生都在,戴淑芬只是胆怯地给老师送上削好的苹果。当她送老师回去的时候,老师问她星期天是否有时间,请她吃饭。从那之后,每周的休息天都是这两位青年的幸福时光。庄逢甘视她为小妹妹一样,终身呵护着戴淑芬,她视庄逢甘为兄长,尊敬、关心、照顾他。
 
夫妻
 
是一封封书信使他俩结下一生的情缘。当时戴淑芬写那封信时对今天的丈夫当时的老师确实还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同学们觉得老师年轻有为,戴淑芬也有同感,那时没有多少想法。他俩1953年前后的交往,只是冥冥之中,彼此感到有那么一点意思,但是当年谁都没说什么。后来庄老师调到哈工大以后,天南地北,才有了鸿雁传书。庄老师那时几乎是每天一封信,寄给北大正要毕业的戴淑芬,当然写的不过是日记一样的工作流水账,写的是他碰到什么人了,每天做什么事了等等。
 
当时信在邮路上要走两三天,庄逢甘几乎等不到回信,又一封信寄往北京,就是一个“爱”字到现在彼此也没有说出口,但心有灵犀一点通,他们从来无须用语言表白。
 
哲人说过:“看不见的和谐比看得见的和谐更好。”庄老和夫人这对耄耋之年的夫妇,从来没有吵过架,红过脸,志同道合,相濡以沫。夫人削一个苹果如举案齐眉,老先生用充满谢意的眼神和双手接过,相敬如宾,堪称楷模。
 
庄老检讨自己一生不管家务:“我干家务事,名为帮忙实为添乱。”是细心的夫人照顾庄老起居生活。这两年腿脚不利索,但八十多岁的庄院士还坚持上午上班,都是夫人搀扶着先到食堂用餐,然后送他到办公大楼门口。
 
最难能可贵的是,夫妇俩甘苦与共,都曾坚持常年定时给双方家里寄钱,赡养老人,并资助两家的几个弟弟妹妹读大学,从没有怨言和矛盾。他们践行了车尔尼雪夫斯基说的:“爱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为他的幸福而高兴,为使他能够更幸福而去做需要做的一切,并从这当中得到快乐。”
 
结婚50多年他俩聚少离多,从1959年到1985年的20多年,因工作关系,孩子都是保姆带的,夫妇俩只是周末才回家团聚一天。“文革”期间,都受过冲击,有的还关进 “牛棚”一年多,但彼此信任,不弃不离。正如别林斯基说的:“婚后的生活已经不是快乐的筵席,节日般的欢腾,而是工作、斗争、穷困和苦难的经历。”
 
庄逢甘院士和夫人戴淑芬高级工程师的爱情故事告诉人们,完美的爱情应该不仅有生理的需求,更有感情的依赖、道义的支撑、操守的约束;稳固的家庭不单单是索取,还有奉献、责任、包容、忍让和守望相助。
 
《科学时报》 (2009-12-11 B3 科艺天地)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第一块“细胞培养肉”诞生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