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晓艳 张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09-12-7 10:29:48
选择字号:
天大校长龚克吁请学生珍惜评教权 别“慷慨”打高分
 
2008~2009学年第二学期,天津大学全校教师在“学生评教”中的得分绝大多数在97分以上,80分以下的只有一人。但这一结果令校方感到的不是欣喜而是忧虑,在最近一次“校领导接待日”里,天津大学教务处副处长王世斌对学生说,这个数据是“非常不合理”的,“你们手下太留情了”。
 
而出席这场对话活动的天津大学校长龚克说,这个结果让学校很感“为难”,因为既要以此评价教师,“又不敢用”。
 
天津大学研究生会面向全校研究生与三、四年级本科生的一项调查发现,不少同学对教师评价体制并不了解,因此并未认真对待评教。结果出现怪状:一方面学生对一些老师不满意,另一方面却又“慷慨”打出高分。
 
学生们并非不在乎教学质量与评教结果。在这次讨论教学评价体制的“校领导接待日”里,天大学生就向校长连环发问:老师给学生打的分能决定学生是否过关,但学生给老师打的分,为什么常如石沉大海,连个响都听不见?某些教授只重科研不重教学,一个电子讲义用了几年不换,个别老师讲课头都不抬,念完课本就下课,这样的老师为什么却能年年照上讲台,“毁”人不倦?
 
他们指出,只要这种情况频频出现,大家就不相信自己的“打分”能起作用。
 
龚克校长说,由于天大实行“非升即走”政策,老师不可能在“讲师”岗位上“混”到退休,学生的打分,已对老师形成了压力。他举例说,有个得分不到90的老师,被院长叫去谈话,哭了好几次鼻子。
 
这位校长告诉学生:“现在,不是学生打的分学校用不用的问题,事实上已经在用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把这个办法用得更好。”
 
据王世斌介绍,天大对教学的重视到了几乎“苛刻”的程度。每名新教师都要取得教学培训合格证和验收合格证,而要拿到“两证”,就要在3年之中受到专家组的“不间断的跟踪”,随时督导、抽查。曾有一年,天大有几名新教师讲到一半就“自动下课”了。
 
在最近一次职称评审中,天津大学约有10名副教授没能通过,其中有教学量大的教师给校长写信投诉,强调不能只重科研不重教学。对此,龚克校长回复:“讲课讲得多还不够,更要讲得好。”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