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阿珍 李殿荆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09-11-19 10:10:06
选择字号:
海归博士后找工作受挫 露宿街头摆地摊

孙爱武指着他的摊位说这就是他的家。(新京报记者 林阿珍 实习生李殿荆 摄) 
 
38岁的孙爱武本科毕业于南开大学化工专业,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的博士、密歇根大学博士后,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过论文。半年前,他回国未找到工作,在北京海淀五道口一农贸市场摆地摊为生,靠煮土豆、红薯充饥。因无力抚养,一个不满周岁的儿子被未成年保护中心收容。孙的同学和亲属称,他的妻子也是美国研究生毕业,夫妻两人精神都不稳定。
 
11月18日,孙在亲属陪同下去北师大谈一份研究工作。“像美国包容纳什一样,能包容孙爱武”,孙的同学希望,社会能给孙家提供帮助。
 
博士摆摊个性十足
 
对于回国原因,孙自称是在美国8年,回来是因想家和为祖国作贡献。而亲属说,孙在国外白天工作,晚上照顾孩子,难以承受重压,无奈回国投奔亲人。
 
农贸市场水果摊主魏晶称,今年8月的一个下午,成府路上,孙的一条狗被车轧死了,他让5岁左右的儿子躺在马路中央以示抗议。
 
孙有三个儿子,他说其中一个不满周岁的儿子被未成年保护中心收容。
 
后来,孙在中国芯大厦对面的露天农贸市场摆摊,卖起袜子手套,吃住在摊上。其他商贩眼中,孙摆摊个性十足。收废品的老周说,孙在空地上将货品铺开,标明价格。两边各摆一个钱箱子,上面写着“温馨小屋,自取自付”,在电线杆上也贴上“讲究诚信你我他,社会环境靠大家”。准备好后,孙就离开摊位,什么也不管了。一次,大风把孙的货品吹跑了很多。孙依旧不改作风。
 
孙还曾花500元买过一个办公桌,“跟大老板用的那种办公桌一样”,摆在空地上,不知从哪弄来一台电脑,把空地整得跟办公室一样。
 
魏晶称,一次老外来市场买东西,她听不懂。旁边孙跑过来,叽里呱啦跟老外聊得很高兴,“他不是一般人”。
 
工作不成继续摆摊
 
孙爱武情绪稳定时,在众人眼中“很不错”。
 
“心地好。”一名摊主说,天冷了,孙看到一辆三轮车上坐着个小女孩,他就送一顶帽子给小女孩戴。孙聊天时,谈什么都头头是道,“没人说得过他。”
 
附近一名保洁员称,孙的小儿子天冷穿不暖,他就把儿子装在编织袋里。一次孩子冷得直哭,孙把孩子脱光,“光腚躺地上”。
 
孙的大舅哥刘全胜证实,孙和妻子精神都不稳定,症状之一是“在一个地方住不长,老是认为周围气体有毒”。刘认为,患病可能是因孙搞研究太过专注和投入,工作压力太大造成。
 
附近摊主和居民多次给孙一家送去水果、干粮、衣服等物品,转身就被孙扔到垃圾站里,“说这些东西有毒。”
 
18日下午,孙的中科院研究生同学郑博士说,孙个性要强,不愿意妥协。加上压力大、受了刺激,精神状态才会有些反常,显得多疑。尤其是在吃的方面,只吃水煮土豆和红薯,他觉得别的都有毒。
 
18日上午,孙在刘全胜陪同下去北师大谈一份研究工作。孙说,如果工作不成功,他选择继续摆摊。刘全胜表示,孙的病情不影响交流,更不影响专业研究。孙的校友在网络上发帖,希望“就像美国包容纳什一样,能包容孙爱武”。
 
■ 对话
 
“烧锅炉不适合我”
 
18日下午,记者和孙爱武进行了对话。孙语速快,有礼貌,大部分问题都回答得很有逻辑。
 
“不给房子没法安心工作”
 
新京报:这半年没试着去找工作?
 
孙爱武:中国科学院我联系了,中国石油也联系了,我是从中国科学院出去的,原先研究过石油。
 
新京报:为何都没成功?
 
孙爱武:我一家5口人,没有房子怎么安心去工作。作为国家需要的人才,确实有能力的人,总该给我房子吧。一室一厅就可以,即使是小茅屋让我住也是可以的。钱学森回国的时候,有幢3层的小别墅。
 
新京报:自认为是高级人才,为什么要去摆地摊,有人建议你做翻译工作。
 
孙爱武:翻译很简单,但不是我强项。比如你让我去烧锅炉,我不说烧锅炉工作不好,而是它不适合我。在没有找到合适工作之前,我就暂时摆地摊来养家糊口。
 
“说我有病是谣言”
 
新京报:邻居送吃的,你为何直接扔到垃圾箱?
 
孙爱武:这些都是过期的,有毒的东西,我不能用。
 
新京报:但是你接受捐款。
 
孙爱武:我美国的同学捐款给我,我不接受捐款就要饿死了,我很乐意接受。
 
新京报:听说你在美国接受了强制治疗?
 
孙爱武:去看看钱学森的经历,我在美国所受的遭遇和他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人家回国后得到了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接见。
 
新京报:有人说你患了被迫害妄想症?
 
孙爱武:我没有。谁说我患过这种病?我说你有病你高兴吗?我不和你谈病的问题,你不是医生,得病是我的隐私。有人说我生病,那是谣言。
 
■ 说法
 
同学建议降低求职要求
 
刘全胜说,孙爱武跟人交流完全没有问题,虽然精神状态有时不稳定,但不影响孙在专业领域的研究。他称,孙爱武可以恢复健康,但需要社会对他的帮助,尤其现在他还要养活妻子孩子,希望社会对他宽容一点。
 
孙的同学建议,他应该对工作单位降低要求。校友们希望,有热心人帮助他恢复健康回复到正常的生活中,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多为国家做些事情。
 
孙说,现在美国的校友和国内校友都在对他进行捐款帮助,他愿意接受帮助,“有了捐款,我就可以接回我的孩子,我就有能力抚养孩子了”。小儿子被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接走已经两个月了,他很想念孩子,怕孩子认不得他了。他计划今天去保护中心问询情况。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黎明”号揭秘谷神星 茶产业如何打造下一个万亿级目标
新纳米孔材料打破分子交通堵塞 科学家揭示不同肥料调控叶片光合作用机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