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梅进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09-11-6 9:56:40
选择字号:
《科学》专访09年诺贝尔奖四位获奖女科学家
四位女科学家就女性从事科研面临的种种问题阐述了各自的见解

    2009年四位女性诺奖得主——左上起,顺时针:经济学奖Elinor Ostrom,化学奖Ada Yonath,生理学或医学奖Carol Greider与Elizabeth Blackburn。(图片来源:CLOCKWISE FROM TOP LEFT: JACOB KRIESE/INDIANA UNIVERSITY; BAZ RATNER/REUTERS/LANDOV; PAUL SAKUM/AP PHOTO; JONATHAN ERNST/REUTERS/LANDOV)

诺贝尔奖于1901年开始颁发,在2009年之前,从没有哪一年的诺奖科学类奖项中女性科学家超过一位。但在今年的11位科学类奖项得主中,前所未有地出现了4位女性。不过纵观整个诺贝尔奖历史,只有17位女科学家获此殊荣,仅占全部获奖者的2.8%。
 
那么,我们该如何努力才能增加诺奖中的女性数量?《科学》杂志近日就此举行了一个电话圆桌会议,今年的4位女性诺奖得主——获生理学或医学奖的Elizabeth Blackburn、Carol Greider,获化学奖的Ada Yonath,及获经济学奖的Elinor Ostrom——分别阐述了自己的见解。
 
《科学》:虽然科研中女性的数量过去30年来稳步增加,但是女性想要选择科学作为职业仍然面临许多障碍。为了增加从事科研女性的数量以及改善现有女性科学家的处境,我们现在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Elizabeth Blackburn(以下简称E.B):女性发展的一个大的瓶颈——我是指生物学方面——在于从博士后向学术界或研究性机构职位的转变。所以问题就来了——“你怎样为人们提供工具来处理这一切?”我在我们学校看到的很实用的做法是——而且我知道这不是独一无二的——博士后应该具有能力参与实验室领导课程。可能只需要一周,并不会浪费许多时间,而且我看到它们非常有效。
 
A.Y(以下简称A.Y):Elizabeth谈到了科学家发展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但我想谈谈在此之前的情况,虽然很多年轻女性正在学习生命科学和化学,但她们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会继续深入下去。这可能是因为我们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使她们欣赏科学、爱科学以及开发出她们的好奇心。我觉得,也许是因为我们这些已经上道的科学家没有与年轻人进行足够的交流。当我与她们交谈时,她们会说:“是的,我想学这个,因为我以后想做个实验室助理或研究助手。”很少有人会说:“因为我想解决这个我感兴趣的问题。” 

   《科学》: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 

    A.Y:我以前没有导师,没人告诉我该去做个博士后。我只是对科学和解决问题感到兴奋和好奇,而不是从一开始就将科学看作是一份职业。我将科学看作满足我智力需求的地方,而我也找到了避开日常问题的途径。 

    E.B:是的,我觉得那非常重要……我明白困难所在,她们热爱科学,但同时又感到很气馁。所以,该如何给予她们自信和工具,来应对这些可能会使她们偏离曾经梦想过的职业的事情?
 
Carol Greider(以下简称C.G):在过去,并没有真正的领导课程以及一些较正式的途径来提升自己,所以我觉得当前的导师们不一定知道向其学生们推荐这种方法。不过这种文化正在改变——过去10年来我确信见到过——即更加关注这些工具以克服任何潜在的障碍,从而能够向前进步并去做让你兴奋的事情。
 
A.Y:在以色列,我们正在这样做。学院院士们建立了一个组织,主要与高中和大学一年级的女生进行交谈,向她们传达对科学的激情和热爱。我一年要做4到5次,它确实起了作用。
 
《科学》:她们问你什么样的问题?
 
A.Y:一些人谈论个人方面,她们会问:“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工作,你怎样做,以及你怎样解决一个个问题?”,也有一些人会问:“为什么是这个问题激起了你的兴趣?”
 
《科学》:她们是否觉得自己也可以做到?或者因为你的地位太高,她们永远也无法梦想达到类似于你的成就?
 
A.Y:首先我要说明,我获得这个被认可的高地位刚刚一周,而我已经做科研做了很多年,所以之前我只是个普通教授而已。不过我成为一个科学家的过程是相当不容易的。我是个孤儿,非常穷困,当时得不到任何的帮助,而且实际上我还得供养我的家庭。往事就不必多提了。当女孩子们发现一些事情是可以实现的时候,她们就会想也许她们自己也能做到。
 
《科学》:Ada,你和Liz都获得过专门奖励优秀女科学家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欧莱雅奖”,你认为这种基于性别的奖项有用吗?
 
E.B:他们有个口号,有点像“世界需要科学,科学需要女性”。在任何类似科学的复杂事业中,都需要多种不同的思考方式。而女性可能就为科学事业增加了新的思考方式,因为文化等方面的差异,这种思考方式可能有别于男性。实际上,女性丰富了所有领域的研究,而不仅仅是科学。
 
所以我认为科学需要女性这种观点确实说到了点子上。我喜欢欧莱雅的这项策划。
 
A.Y:呃,我完全同意。虽然各方面都很美妙,奖金很丰厚,口号也很响亮,但我稍微有点担心太商业化了。如果不是太过强调欧莱雅,我觉得可能会更有效。因为女性要使用欧莱雅化妆品,而欧莱雅被提到的次数太过频繁,不仅仅是在颁奖典礼上,之前和之后的数月我们都不得不在谈论科学的时候确保提到欧莱雅,所以我觉得没什么用。
 
《科学》:举例来说,在当前的学术气候下,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发起类似先锋奖(Pioneer Awards)的竞争,结果最后获奖的全是男性,这如何成为可能?
 
Elinor Ostrom(以下简称E.O):在许多学科中,接受女性需要一些时间。不过现在已经越来越多,我认为10年以后,各领域内的男女比例不再代表对女性的压制将成为自然现象,女性过去在上大学或进入研究生院时曾遇到过这种压制。问题就在于转变的过程。所以,要把“天!怎么又都是男的”这种感叹带入到人们的视野中,这是很重要的工作。
 
《科学》:有没有关于如何度过这一过渡期的一些想法?
 
E.O:呃,在我们的计划中,有50%的女性申请进入研究生院。在印第安那这里,我有许多女同事拥有终身职位。虽然还没有达到应该达到的水平,但你不能指望一夜之间这种转变就能完成。
 
E.B:就生物学科来说,可能与经济学科有点不同,很多年以来,女性在博士和博士后水平上的数量基本上与男性持平。
 
不过在之后的科研职业上,女性与男性还存在惊人的差距。所以我不太乐观这些问题能够自动解决。这种流失对于其他一些领域来说不错,但是对于一些女性的渴望来说很糟糕,这些女性已经投入大量精力训练了许多年。我认为我们应该关注职业结构。对于许多女性来说,问题在于:“我如何在建立家庭和拥有自己生活的同时,追求自己的事业?”
 
《科学》:你们几位之前各自是如何处理这一问题的?
 
E.O:呃,作为一个有点年老的参与者,我的态度明确。我决定不去组建家庭,因为在早些时候,这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
 
C.G:我属于另一种类型,我见到身边许多女性,包括Liz,她们能够抚养小孩,同时追求事业。所以我就按照差不多类似的方式向前进,并不太清楚前方会发生什么,我就这么实验着向前进,抚养小孩,追求事业,并努力在二者上倾注全部的时间。
 
《科学》:在多大程度上,你们不得不混合个人和学术生活以达到某种平衡?
 
A.Y.: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并不会专门去想这些事情,它们就这么出现了。这就是我,这就是我生活的方式,我确实不会花时间坐下来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说,明天我必须做这件或那件事。事情就这么发生而已。
 
E.B:呃,是的,我觉得平衡这个词有点夸大其词了,因为如果你在做一些热切的事情,比如组建家庭和做科研,那么它们都是热切的。我觉得,认为每天都该是平衡的这种观念很糟糕,我们不该去尝试,也不该传输给他人。它让我很厌烦,有点像朝九晚五的生活。在你需要的时候,尽力地争取这些事情,然后平衡自然就形成了。
 
C.G:许多职业女性面临这样的问题,我对人说做科研非常不错,因为最后评判我们的是我们的产出和成果,而不用朝九晚五,所以我觉得自己真的有很多自由。你知道,我会在下午两点去学校参加儿子的比赛,然后再回来,我认为,这种柔性安排时间的自由,在其他职业中不一定能实现。
 
《科学》:许多报告说,很多女性离开科研界是因为她们想要时间更加有规律,更加可预测。
 
E.B:没错。人们一直在向她们传达有害的信息。我知道有很多关于做母亲的传统观念,你知道,一堆的陈腔滥调。而我真的认为它们并不十分有用。
 
《科学》:有没有什么帮助你在管理时间方面取得成功?
 
E.B:是不是该讲讲那个百吉饼的故事了?……说的是,你要熬夜到凌晨两点,以给你的孩子做好吃的饼干和蛋糕。这才是真正的为母之道,对吧?其实,你只要去趟超市,就可以买到这些百吉饼之类的东西,这叫作商业化。然后你把它们放进微波炉,上面的干酪冒起泡泡,呈现可爱的褐色,吃起来美味极了。你把它带到任何孩子的活动中,孩子们都会蜂拥而上,他们喜欢吃……而这只需要花12分钟就能用微波炉做好。所以我的感觉是我们有许多时间,来抓住为母之道的本质,但你没必要都用费力的、传统的方式来完成。
 
 《科学》:既然现在你有了“天字第一号讲坛”(bully pulpit),你是不是能做一些事情来增进对于吸引女性进入科学界重要性的了解?

    C.G:我想就这么走出去,告诉人们,将科学输入公众脑海的机会已经来临。然后本身作为一个女科学家,你有机会亲临现场谈论你的科学。

    《科学》:如果明年,或以后一些年,诺贝尔奖获奖者中没有女性,你们会不会失望?

    E.B:呃,我们想要达到生物学比率,即一半对一半。所以我要说,今年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为了达到一个更正常的状态。

    《科学》:在经济学和政治学领域情况如何?

    E.O:我们不会期望,从现在开始每年的经济学奖都被男性和女性均分。虽然这样会很美妙,但在十年期间,开始接近一半一半将具有重大意义。如果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就该想想办法了。

    《科学》:这可是诺贝尔奖,你会采取什么样的办法呢?

    E.O:呃,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不过,如果10年后女性比率下降得太厉害,有人就此问我的话,我会很诚实地说,我失望至极。因为我知道,一些很出色的女性并没有获得认可。

    《科学》:这是不是表示有点像认可科学成就的过程?

    E.O:呃,我觉得它表示了学术界的一些过程。就我个人来说,因为是女性,我曾经被强烈建议不要去读研究生,目前这种情况已经没有了,这让我感到很欣慰。而且,尽管速度很缓慢,但我们确实看到更多的女性成为全职教授,被授予各种奖项,等等。我觉得我们将会看到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如果事与愿违,我们应该大声疾呼,指出一些事情正在偏离正轨。
 
《科学》:Ada,你是过去45年来第一个获得化学奖的女性。你觉得前景如何?
 
A.Y:很高兴女性获得了这个奖,今年男女差不多一半一半也非常不错。很遗憾学界等了45年才颁给一位女性。不过我认为该奖是基于贡献而颁发,而不必关注别的东西。如果出现了一位出色的女性,她就应该获奖。她不应该受到歧视,也不该享受区别待遇。这只是个奖而已,而且诺贝尔奖委员会的决定也不是我所能理解的。不过我不认为性别是他们的考虑因素。
 
《科学》:假如下次你再跟一个12岁的对科学有兴趣的女孩聊天,你最想告诉她什么?
 
C.G:实际上,我不久前刚刚在我女儿的学校跟一群9岁的女孩聊过,她们问过我一些类似的问题。我告诉她们说,“做能让你兴奋的东西,追随你的热情。不必担心会遇到什么困难,因为总是会有解决的办法。不过最让人兴奋的是能够做你所热爱的事情,别让任何东西挡住你前进的道路”。
 
E.O:我觉得这说得非常好。如果你不选择去做真正让你着迷的事情,并为此做好准备,那么你的人生就不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人生。(科学网 梅进/编译)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稻米蛋白品质形成分子机制获揭示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科学家研制出“活砖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