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冰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09-10-9 11:17:15
选择字号:
评论:科学发现并非诺奖的最高追求
 
爱因斯坦、马丁·路德·金、特里萨修女——当诺贝尔基金会评出诺奖百余年历史上“最受尊崇的”这三位获奖者,我想世界上恐怕没人对此争议,只能怀着崇敬仰天凝望,追寻他们恒久闪耀的仁爱与智慧之光。
 
是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慈善家特里萨修女,三位从事不同职业的伟人,异曲同工于人类美德的修筑,用思想、行动和悲天悯人的情怀,把为人的道德标高推向极致。帝王将相的锵锵权杖,在他们面前顿失光泽;财阀富豪的凛凛威风,在他们面前显得苍弱无力——他们永远站在人类美德的塔尖上。
 
说起爱因斯坦,人们会记起他赢得诺奖的光电效应定律,改变科学发展轨迹的相对论,但更令人内心发热的,是他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和对和平的诚恳追求。他是一位“孤独的旅客”,从不把安逸和享乐作为生活目的,把财产、虚荣和奢侈的生活视为可鄙的“猪栏的理想”。他在科学探索的同时,无情鞭挞腐化堕落的专制制度和由无赖继承的“天才的暴君”,揭露军事制度“在爱国主义名义下的一切可恶的胡闹”。
 
而他的情怀——感受到那种只能以其最原始的形式,接近我们心灵的最深奥的理性和最灿烂的美,则引导人们觉察现存世界的神奇结构,窥见它的一鳞半爪,并且以诚挚的努力,领悟在自然界中显示出来的那个理性的一部分。他在1914年10月断然拒绝在为德国发动侵略战争辩护的“文明世界的宣言”上签名,却毅然在反战的《告欧洲人书》上签名。1955年4月,他在弥留之际签署了著名的《罗素—爱因斯坦宣言》,呼吁人们团结起来,超越国界地追求和平,防止新的世界大战爆发。
 
爱因斯坦以和平主义方式关切人类命运,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则以非暴力策略改变美国的种族隔离制度,迫使美国国会在1964年通过《民权法案》,宣布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政策为非法政策。他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说,世界上所有人都在倾听,直到今天;他的“与爱并排站着的,永远都是正义”的名言,是他对人类命运关切的深沉表达。与爱因斯坦一样,他也是坚定的和平主义者和人道主义者,一生受到无数次恐吓,曾被十次以各种罪名监禁,三次被行刺,但他从没有停止为黑人争取工作机会和自由权的行动,直到1968年被一名种族分子刺客枪杀。
 
最令人回肠荡气的是“贫民窟的圣人”特里萨修女,她出生于富裕家庭,但把一生都贡献于拯救穷人的事业上,在加尔各答贫民窟为赤贫者、濒死者、弃婴、麻风病人服务的生涯。在她心目中,穷人比富人更需要尊严,穷人在价值的等级中至高无上。她创建的组织有4亿多美元的资产,世界上最有钱的公司都乐意捐款给她;她的手下有7000多名正式成员,还有数不清的追随者和义务工作者分布在100多个国家。她的名言——“我们常常无法做伟大的事,但我们可以用伟大的爱去做些小事”,成为全球行善者的内心的明灯。
 
这三位“最受尊崇的”获奖者,都是彻底的和平主义者和人道主义者,并且身体力行地实践着。“最受尊崇的”获奖者的评比,让人们从中看出,诺奖更高的追求还不是科学发现,而是人类美德,是为人最高的境界:真、善、美。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